可惜身高跟穆希辰相差甚远的她,根本抢不过他,购物袋被穆希辰翻转过来,里面的东西掉。

   碰的一声,魅力精油和情趣睡衣同时掉到地板上。

   林思绾怔了一怔,看着散落在地怕物品小脸瞬间羞红一片……。

   一旁的穆希辰也怔住了,显然没料到她还有这么前卫的一面,不过惊愣过后是气愤,比刚刚还要寒凉的目光从情趣睡衣挪到她红得滴血的脸上。

   “这是他给你买的?”他咬了咬牙问出一句。

   林思绾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此时除了尴尬和羞赧她也根本没有心思想别的,好不容易才醒过神来的她慌忙扑到地面上去捡拾地面上的物品。

   “我在问你话!”穆希辰一把将她从地面上拎起,近距离地俯视着她。

   “什么?”林思绾垂着头,此时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根本没脸见人。

   “是不是他给你买的?”

   “你说的他是谁?”

   “穆子颂。”穆希辰恼怒地扣紧了抓在她手臂上的手指:“林思绾,你少在这里跟我装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他在一起。”

   他说什么?他知道她跟穆子颂在一起?林思绾再度惊诧了。

   俏皮迷人视觉少女轻舞飞扬

   她跟穆子颂在一起的时间总共不超过40分钟,他怎么就知道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我……。”林思绾确实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她没想到穆希辰会知道她跟穆子颂在一起,所以一时间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如果她如实告诉他穆子颂只是救了她一回,然后送了她一程,他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不过……不管信或不信她都是要解释的。

   “我可以解释,中午我在广场的湖边走时不小心掉湖里了,是穆子颂把我救上岸来的,至于他为什么会那么巧合地出现在那里,他的解释是刚好路过。后来他好心送我到商城门口,衣服是我自己进去买的,跟他没有关系。”林思绾抬眸望着他:“我说的都是事实,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你还在他车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

   “……”林思绾囧了,原来那个电话是穆希辰打的!

   让她想想,当时穆子颂说什么来着?说他在陪朋友逛街?而且陪多久还要看他朋友的心情,然后还直接挂了穆希辰的电话。

   呵……原来穆子颂那家伙就是个坑,故意坑她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说,但我跟他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他也真的只是把我送到商城门口就走了,我自己一个人逛的商城。”她有些无力地解释着。

   “你一个人逛的商城?”穆希辰弯腰将地面上的情趣睡衣和魅力精油拾起,在她跟前举高一线:“你一个人去买了这些东西?说说看你想做什么?想穿给谁看?想魅惑谁?别告诉我是为我而买的。”

   嘲弄的笑意从唇角泛开:“林思绾,平日里你可是避我跟避什么似的,为了尊重你的意愿我也甘愿睡到书房去了……。”

   “还给我!”林思绾一把将他挑在指上的睡衣夺了下来,脸色再一次潮红不已:“我只是随便买着玩的。”

   眼下的林思绾真是欲哭无泪,她突然觉得姚佳琪那女人绝对是全世界最不靠谱的女人。上回坑她去相信害她出丑,出主意让苏银北假扮她老公出席林子晴的生日宴出丑,今天又出了这种勾引穆希辰上床的鬼主意,害她颜面丢尽……。

   她觉得这个朋友,真的可以绝交了!

   “随便买着玩的?随便买这种东西玩?”穆希辰又将那只精油盒子举高一线在她面前,依旧咬牙冷笑:“林思绾,这可是针对男人设计的东西,你打算随便引诱谁?”

   林思绾再度哑言了,而她的沉默又一次地刺激到了穆希辰的神经,他将抓住她手臂的手掌往前一收,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后恼怒地吐出一句:“你最好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否则……。”

   他掐着她手掌力道极大,疼得她几乎溢出泪来,无奈之下,她只好老实招了:“如果我说……我打算引诱的人是你,你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么?会相信我的话么?”

   穆希辰冷笑,明显的不信任:“要我相信可以,现在就去把你新买的这套睡衣换上,试试看能不能让我信服,还有这个。”他一只手抓过她的手掌,将那瓶精油拍入她的掌心。

   林思绾看着他一脸严肃,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不禁有些恼羞成怒起来,双目圆瞪愤愤地瞪着他。

   “怎么了?不是说这些东西都是为我准备的么,我现在给你机会表现。”穆希辰双手环胸,语气冰冷。

   略一迟疑后,林思绾咬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转身快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她是带着几分赌气的意味进入浴室的,将莲蓬花洒的温水打开后,她并没有接站到水流下方,而是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脸色臊红的自己。

   既然穆希辰逼她表现,那她何不硬着头皮照着他的意思做了?反正她原本就是打算引诱他,尽快让自己怀上的。

   这几日刚好是她的排卵,错过了这几天又要等下一个月了,所以……为了达成自己的计划她豁出去了!

   想通了之后,她一头扎入水流中,将自己干干净净地洗了个澡,又将那瓶精油拿出来抹了一点在自己身上,然后拿起那套让她几乎羞愧了一整天的睡衣。

   丝质的睡衣只有薄薄的一层,穿在身上果然如同没穿一样,光是看着镜中的自己,林思绾就觉得脸庞发热。

   她咬了咬牙,将浴室的门拉开后对着沙发上的冰块男道:“可以给我一杯红酒么?”

   刚刚喝的那杯酒劲已经过去了,也早就起不到壮胆的作用了。

   穆希辰从沙发上站起,走到吧台前倒了杯红酒递给她,看着她一饮而尽后将杯子递回自己跟前,道:“麻烦等我二十分钟。”

   说完,她重新将浴室的门板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