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膳后,云凰看向坐着一旁没动的帝墨尘,笑着道:“起自己在手划一刀,你咬的伤口会小许多。 ”

  听到云凰这么说,帝墨尘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起身走到云凰的身后,从后面,拥住了云凰的脖颈。

  微微低头,头靠近云凰白皙如玉的脖颈。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子,云凰有些不适应的动了动,转而道:“好吧,我还是去拿碗。”

  “不用。”帝墨尘拥着云凰,声音有些沙哑的呢喃了一句,紧接着,微微张口,一口咬了下去。

  刺痛感袭来,云凰蹙了一下眉,那么坐在原地,没有动。

  与以前不同,如今被帝墨尘喝一点血,云凰已经不会开始发晕。

  但不会晕,感受到的痛也越发的明显。

  估摸着有半碗的量了,帝墨尘立刻松开了云凰,连自己唇瓣面的血都没擦拭,从空间里面拿出手帕,替云凰温柔的将伤口周围的血液擦拭掉,顺便了药。

  那药的效果很好,一般的皮肉伤,半个时辰都要不到便会复原,变成被咬伤之前的样子。

  给云凰了药之后,帝墨尘抬起手,温柔的揉了揉云凰的发:“小凰儿,留在这里休息,我去亘古神山找枢皇。”

  “我跟你一起去吧。”云凰转身看向帝墨尘,在看到帝墨尘的唇瓣还沾着血液后,站起身,拿过手帕替帝墨尘擦拭掉:“我也很久没有见到枢皇了,正好想去看看。”

   迷人电眼萌妹天使吊带短裤雪白美肌私房写真图片

  “小凰儿,天乐还在等着你去见她一面。”帝墨尘看着云凰柔声道:“大哥将天乐禁锢在了凰仪宫,你去看看吧。”

  提及天乐,云凰虽然不是凰,可天乐扔掉凰的行为,每每想到,还是会生气。

  “好,我去见她。”云凰看着帝墨尘道:“你去找枢皇,小心些,千魂如今也在亘古。”

  帝墨尘闻言,想到烬途的变化,柔声道:“千魂他......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出现,我会小心些,先走了,去见了天乐之后,你好好休息。”

  “嗯。”云凰应声,表示她知道了。

  随后,帝墨尘离开神王宫,前往亘古神山。

  云凰在帝墨尘离开后,便去了凰仪宫。

  对于凰仪宫,云凰并不陌生。

  站在凰仪宫外,云凰看了一眼宫内的人,随后抬步进入了凰仪宫。

  月轩虽然将天乐囚在了凰仪宫,但没让天乐身边的人离开,只是说,天乐没有自由的。

  天乐没有自由这一点,是神族和天家都知道的,因此这凰仪宫,即便有天家的人,看到云凰出现,也只能毕恭毕敬。

  毕竟他们都清楚云凰如今的身份是什么。

  天道女帝他们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月轩妹妹这一点他却相当清楚!

  进入凰仪宫后,云凰等了一会,便看到天乐带着一名嬷嬷和几名丫环来了凰仪宫正厅。

  云凰看到天乐进来,嘴角微扬:“看来算是没了自由,天乐娘娘也过得很是惬意,只是不知道天乐娘娘担不担心自己的儿子和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