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后来有没有难为你?”虽说在电话里,叶梓的叙述十分的平静,但安然的心里还是微微一颤,很难想象叶梓当时面临的状况,是怎样的难堪和愤怒,“你一个人在那边,我们着实担心!”

  “还能怎么为难我?”叶梓轻笑一声,“无非是在老师和其他同学面前搬弄是非呗!无所谓啊~我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任由她们欺负。你们乖乖的,不要替我担心啦!我很好,真的~吃的好也睡的好。”

  “可是……”

  “啊!安然,老师叫我呢!我要去忙了。”不等安然的话说完,叶梓突然急急的开口,“有空给你打电话短信!不要太挂念我哦~我会骄傲的哎!挂断啦。”

  “怎么样?”一直守在安然身旁,没有作声的王兰,突然开口问到,“叶梓怎么说?她没事吧?”

  “听她说的,像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了。”安然看一眼王兰,“你也知道的,每个地方总有那么一两个恃强凌弱的人。并非是我们做错什么,就只想找借口欺负罢了。”

  “到底怎么回事?”王兰依旧不明就以。

  “是这样的……”安然于是将叶梓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王兰听。

  “项珍珍?!”王兰突然抬高了声音。

  “哦……”安然奇怪的看了王兰一眼,“怎么了?你认识?”

  “不……不确定……”王兰点点头,又疑疑惑惑的摇摇头,“倒是听过这个名字,可能只是凑巧吧。”

  “嗯。兴许吧!”安然应一声,随即挽上王兰的胳膊,“走吧。快上课了……”

   嗨森校服美女乌黑长发气质写真

  安然和王兰不知道的却是,叶梓刚一挂断电话,项珍珍一行人随即拦住了她的去路。

  “把东西交出来!”其中一个女生叫嚣着。

  “给项珍珍道歉!”另外的几人也围过来。

  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想要在项珍珍的面前表现一番,用尽办法的去讨好她。宋怡菡则面带愧疚的躲在一群人的后面,没敢正视叶梓的眼睛,浑身充斥着唯唯诺诺和怒不敢言。

  “好狗不挡道。”叶梓冷着脸,看也懒得看他们一眼。

  “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就让你过去!”最先开口的那个女生,这时蹿到叶梓的面前,用力的推了一把,“否则的话!你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合着你们现在这样,还算是对我客气的咯?”叶梓不由的笑了,“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家教都跟寻常人家不一样呢!”

  “你是骂我没家教吗!”那个女生倒也不笨,登时跳起了脚,抬起巴掌冲着叶梓的脸呼过去。

  不料,却被叶梓一把抓住了胳膊,微微用了用力,将她推倒在地。

  “打人了!打人了!”人群哄闹起来。

  项珍珍身后的一个男生冲过来,拽起叶梓的头,猛的往地上摔过去:“你真是给脸不要脸!”叶梓被摔了个七荤八素。

  “老师来了!”这个时候,不知是谁小声的提醒了一句。项珍珍等一行人,顿时“呼啦啦”一阵,做鸟兽状散去。

  叶梓揉了揉脑袋,从地上挣扎着坐起来。

  “你还好吧?”宋怡菡怯生生的走过来,想要扶起叶梓,却被叶梓甩开了手。

  “不必假惺惺的。”

  “对不起……”宋怡菡自知愧对于叶梓,此刻也只是躲在一旁小声的道着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叶梓冷笑一声,拍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怪也只怪我昨天多管闲事。吃一堑长一智,也算不得亏。”

  “我家里的条件不太好……”叶梓刚转身,身后的宋怡菡突然开口道,“爸妈拼了命的工作,才将我送到这里。我惹不起项珍珍,更不能因此丢掉这次的学习机会。我跟你们不一样,没有坚强的后盾支撑着我,可以任意妄为,我只能处处小心翼翼。”

  “所以,”叶梓停下脚步,扭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怡菡,“这就是你昧着良心将我拉出来垫背的理由?”

  “对不起……”

  “这个世界上,比你可怜的人多了去!难道谁都像你这样?”叶梓摇摇头,“项珍珍恃强凌弱固然可恶。可是在我看来,你的行为跟她并没有什么两样!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我见过贫苦人家的孩子,但她跟你完全不一样。人啊……没有骨气不可怕,自私自利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觉得我弱我有理,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

  “叶梓,我……”

  “不必多说。”叶梓打算了宋怡菡的话,“本以为你跟他们不一样,是值得一交的朋友。毕竟在来的路上,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出几分倔强和纯净。只可惜……也罢!在这里,我也并不需要什么朋友。”

  看着叶梓的身影渐行渐远,宋怡菡心中的愧疚又多了几分,嘴里喃喃的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学校里,颜寒一早来到教室,便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抓耳挠腮的想要写一张合情合理的请假条——他打算先斩后奏,到城里找叶梓去。尽管不清楚地址,但管他的呢!等到了城里再说。即便叶梓再心狠,怕也不会任由自己露宿街头。

  “你干嘛呢?”邻桌的闫磊,奇怪的看了颜寒一眼,“对了!下课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不去了。”颜寒随口应着,“忙着呢!”

  闫磊凑过来看了看:“请假条?你打算做什么去?”

  “去找叶梓。”颜寒认真的回答,“我想重新把她追回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坐在颜寒斜后方的刘婷婷,此刻却将两人的对话全都听了进去。心中一动,脑袋不断的盘算起来。

  吃过早饭,瞅准闫磊从食堂返回了教室,刘婷婷便偷偷摸摸的下楼,飞快的穿过操场,赶去夏小小的班里,将程鹏月和夏小小给同时叫了出来。

  “程鹏月你怎么回事!”两人刚一走出教室,刘婷婷便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说好了让你拆散一对是一对,你是怎么办事吧?现在倒好!颜寒要去城里,重新追求叶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