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狡辩,我明明就是看着她跪在地上给你磕头,这是假的吗?马丽和徐可儿作证。”唐宋还不解气,继续说道:“这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凶狠,难道你觉得这样,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吗?有本事,去把你的公司追回来,而不是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小丫头。”

   伍月被激怒了,她气得一拳打在唐宋的肩头,吼着:“你太过分了,你就不能问明白再发言吗?”

   “不管什么原因,你都不能虐待女孩子。”

   “你很心疼她是不是?”

   “是,就心疼了,怎么了?”唐宋理直气壮。

   伍月气得眼里充满泪水,她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马丽急忙转出去,她听着大肚子追不上伍月的脚步,只能在后面眼巴巴看着伍月开着车子离开。

   徐可儿推了一把唐宋说道:“快去追啊,她走了,你就找不到了。”

   唐宋哼了一声说道:“总是找理由跑,我看她就是没想好好过日子。跟一个小丫头也较真,安得什么心啊?”

   徐可儿急得跺着脚说道:“你是误会伍月了,她根本没以后欺负那个王艳。你没看到伍月身上的衣服吗,都是伍月给她做的。伍月给你爸爸做了西装,给王阿姨做了婚纱。她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你吗?你怎么还冤枉她?”

   唐宋的火气消了一些,但还是心里不痛快,他嘟囔着:“功劳和过错不能一概而论。”

   “她没有错,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欺负伍月。王艳是来拜师学艺的,她进来二话不说就跪拜磕头,求伍月收她为徒,她想学习服装设计。伍月还没表态,你就进来像疯了样冲她发火,还向王艳保证,你能把事情办好,这回办好了吧?”徐可儿训斥唐宋,她第一次觉得唐宋特别愚蠢。

   清纯甜美校花Milk楚楚沙滩外拍写真图片

   唐宋听了徐可儿的解释,懊悔不已。他转身奔到院子了,伍月早已经没了踪影。

   唐宋捶打自己的脑袋。

   马丽嘲讽道:“唐宋,你真行啊,我还以为你对伍月多好呢,原来,你也这么凶啊,幸亏我当初没有跟你,想不到你这脾气真是富二代的特征。”

   唐宋无地自容。

   王艳没有走远,她怕伍月拒绝她,就返回来,决定用死缠烂打的手法逼着伍月收下自己。

   王艳见唐宋站在院子里发呆,问道:“大哥,伍月她答应收我为徒了吗?”

   唐宋摇摇头。

   王艳一脸失望说道:“她身份那么高,一定是看不上我,不过没关系,我有耐心。”

   王艳普通一声跪倒,冲着房间大喊:“师傅,你就收下我吧,你不答应,我就跪着不起来,你放心,我绝不给你丢脸。”

   唐宋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起来吧,都什么社会了,还磕头跪拜,你这样把人害惨了。”

   马丽瞪了一眼王艳说道:“都是你,闲的没事下什么跪啊,害的伍月被唐宋臭骂一顿,她已经走了,你就别添乱了。”

   徐可儿指着王艳说道:“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前不久把伍月气跑。现在伍月正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又来添麻烦,你说你安得什么心啊?”

   王艳一脸懵懂,她不知所措地站起来看着唐宋问道:“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不是故意来捣乱的,我是真心想拜师学艺,不想天天这样混日子了,难道我这样错了吗?”

   唐宋摇摇头说道:“你没错,是我错了。回去吧,准备我爸爸和你妈妈的婚事吧,等一切都平息了,我帮你拜师学艺。”唐宋说完,驱车寻早伍月。

   此时的伍月真在玉龙湖散步。她虽然很生气,但是想想公司发生的事情,她还是把对唐宋的恨意抛弃在脑后了……

   杜刚来到鸿大集团,在门口遇到了一个保安,保安非要看杜刚证件,并说这是公司规定。

   杜刚出示了工作证件,保安对杜刚说道:“您就是杜局长,请稍等,我向董事长汇报一下!”

   保安拿起对讲机:“警察局杜局长求见邱董事长!”

   杜刚暗自琢磨:“好大的派头!”多年的刑侦经验告诉杜刚,不对!公司正常业务是对外开放的,不会弄得戒备森严,这里一定有隐情!

   杜刚不等保安允许,独自上楼直奔董事长办公室。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杜刚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董事长办公椅上坐着一个30多岁的男人,这个人就是邱贵。

   邱贵精神萎靡,头发蓬乱,白衬衣衣领纽扣敞开着,哈欠连连,老板台上放着几个小玻璃瓶和几根吸管,有个酒精灯正在加热,好像在做实验。

   邱贵见有人推门进屋就是一愣,没有他的许可谁也不能随便进屋的。

   邱贵恼怒骂道:“混蛋!不敲门就进啊!拿我的话当放屁吗?”

   门口的保安从杜刚身后跑过来:“董事长,我正在等你的回信,杜局长自己上楼了!”

   邱贵怒斥道:“滚吧!上财务部结算工资,明天不用上班了!这点事都干不好!”

   邱贵打量着杜刚,慢慢换了一副嘴脸:“您就是恒大市警察局杜局长?失敬失敬!”

   邱贵伸出手,想和杜刚握手。

   杜刚没伸手,笑笑说:“邱董事长你好!这位小保安没有失职,他一直阻拦我,让我等回话,是我硬闯进来的,请你原谅他,给他一次机会。”

   邱贵笑了说道:“既然杜局长求情,我再固执那就不识抬举了。”

   邱贵向呆傻的保安挥手:“你下去吧,还不谢谢杜局长?”

   保安对杜刚千恩万谢,因为杜刚的一句话保安从失业的边缘被拉了回来。

   杜刚笑着问到:“邱董事长还爱好做实验啊?弄这么多瓶瓶罐罐,挺有雅兴的!”

   “小爱好,小爱好……化验化验建筑材料质量,别人检验我还真不放心……”邱贵说道。

   杜刚和邱贵对视了3秒,突然哈哈大笑,彼此心照不宣。杜刚心里清楚,这就是邱贵的吸毒现场!可是杜刚身单力孤,又在邱贵公司,根本没办法抓邱贵,而且现场随时能被破坏,证据根本拿不到。

   杜刚说道:“今天突然造访有一件事想了解一下。”

   “哈哈哈,杜局长这么严肃,我心里真的有压力了啊!兄弟我刚从监狱里放出来!”邱贵说道。

   杜刚说道:“有人报案了,报案人说鸿大房地产公司非法侵吞东方小月服装设计公司资产,我想了解一些收购资产的细节。”

   邱贵说道:“杜局长原来专程为这件事而来!好吧,兄弟一定知无不言!”

   邱贵说道:“你可别相信东方小月服装设计公司胡言乱语,他们自愿寻求资产转让,我可是正经生意人,按照正规渠道收购而已。

   邱贵接着说:“反倒是东方小月服装设计公司反咬一口,得到了收购资金拒不执行,鸿大公司员工盛怒之下,想讨回属于鸿大公司的利益,被你们警察叔叔弄误会了!”

   杜刚感觉邱贵有意回避一个细节:就是鸿大房地产公司收购东方小月服装设计公司时,东方小月服装设计公司负责交易的人。

   杜刚接着问:“能说说东方小月服装设计公司谁出面签合同的吗?”

   邱贵说道:“我们收购资产手续完全合法,有公证部门的文书和银行方面的认可。”

   “东方小月服装设计公司董事长外出,委托他的财务经理车文斌负责交易。”邱贵说道。

   杜刚听邱贵说完,心里已经明白了,这是一起典型的诈骗案,趁着董事长伍月不在家,车文斌伪造了伍月董事长的签字和委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