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一行人,到了城里边直奔机场——原来在途中,顾铖像城里的一个熟人(事实上正是他外公生前经常照顾的那位邮递员)打听到,晚上十点钟左右,恰好有一趟航班可以直达他们要去的城市,只是到了那边会比较晚。一行人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即刻赶往。

  由于大家都是生平第一次做飞机,难免会有些紧张。打车到达目的地之后,面对着偌大而陌生的机场,几个人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然没了主意。

  “先……先去买票吧。”颜寒最先回过神来,“离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应该来得及。怕只怕,这几天是开学的日子,机票可能会紧张,那我们就白跑一趟了。”

  “碰碰运气吧!”叶梓说,“兴许人们都避开了晚上的航班呢……”

  “那我们走吧。”颜寒点点头,“去柜台问问最近的一趟航班是什么时间。”

  颜寒和顾铖拖着行李走在前面,三个女生手挽着手紧跟在他俩身后,虽然是晚上,但机场人来人往的旅客并不少,个个都是行色匆匆,没有人注意到,在他们身边有这样一群孩子,带着好奇而又有些惶恐的心情,仔细打量着机场里的每一个角落。

  最终,还是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买好票,办理好了登机手续。随后,一行人迷迷糊糊的过了安检,总算没有耽搁太多时间。

  颜寒和顾铖依旧走在前头,按照登机牌上标明的信息,寻找到了与登机口相对应的候机厅。安然等人这才放下心来,随意的找了一排位置坐下,等待登机。

  这时候,王兰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她的脸很快的红到了耳根,小声的说:“不好意思哦各位,我是真的有些饿了。”

  经王兰这一提醒,其他几人也纷纷揉了揉肚子。

  “要不,我们找家店吃碗面吧!”安然提议,“只顾着赶路,还没吃晚饭呢。”

  于是一行人起身走到身后不远处的一家餐厅,打算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然而王兰刚一拿起菜单,稍稍瞥了一眼,便嗷嗷直叫的拉上安然和叶梓转身走出了店门。

   甜美女孩白嫩身姿极其秀丽

  “欸?”安然和叶梓一头雾水,被留在店里的颜寒和顾铖更是懵圈了,站在原地一时忘了跟出去。

  “你不是饿了吗?怎么跑出来?”叶梓奇怪的问。

  “我跟你们说。”王兰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太贵了……比外面卖的起码贵了三倍。我们还是随便买点泡面饼干吃吧!”

  “噗嗤!”听了这话,叶梓和安然同时笑出声。

  “宝贝儿~”叶梓轻轻的怕拍王兰的脸,努力憋住笑,“你好好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机场啊……”王兰一脸无辜,呆呆的开口。

  “那不就得了~”叶梓笑,“这时机场,可不是学校里面的小卖部哎~”

  “那也贵的有些离谱了吧……”王兰依旧在纠结着价格。

  “喂!你们几个还吃不吃了?”颜寒站在店门口冲着三人喊到,“不吃的话,我跟顾铖先吃啦~”

  “当然吃!”叶梓回头瞪他一眼,“点好餐等着。我们有点事要聊!”

  “虽然我也觉得这里的价格不太公道,但你也要考虑到各种影响价格的因素呀~”安然拉着王兰的手柔声说,“先,这里的租金就要比外面的普通店铺高很多吧?”

  王兰点点头:“那倒也是。”

  “其次,你看一看机场外的周边环境,机场一般都建在远离城市的郊区,各种食材的运输成本也会高许多。”

  “嗯。”

  “还有一点就是我自己瞎猜啦~”安然笑笑,“可能机场里面的店面本身就很有限,同类竞争会比较小,多多少少也会影响价格。”

  “我倒是没有考虑这么多。”听安然这么一分析,王兰像是明白了。

  “不管怎么讲,还是先填饱肚子比较重要。”安然轻轻的揉了揉王兰的肚子,“你听听,它又开始唱空城计了。”

  待三个女生重新回到店里,颜寒和顾铖果真点好了餐,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望着门口呆,丝毫没有先动筷子的念头。

  “家教不错嘛~”看着两个男生“正襟危坐”的模样,王兰忍不住偷笑一声,凑到叶梓的耳边小声调侃到。

  “那是必须的~”叶梓撇撇嘴,“等大家都到齐了再动筷子,是最起码的尊重吧~他们男生总是大大咧咧的,不好好引导可不行~”

  走进店里,三人各自找到位置坐下。安然正欲端过面前的一碗牛肉面,却被顾铖给挡下了。只见他端过安然的面放到自己跟前,接着将颜寒面前的那碗面端给她:“你吃这碗吧。”

  “欸?”安然疑惑着,“为什么啊?我想吃那碗哎……”

  一路上,始终和安然保持着距离的顾铖,此刻的举动实在引人怀疑,就连一旁的颜寒也转脸,十分纳闷的看着他。

  “就快登机了,你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顾铖解释到,“万一晕机就会很难受了。”

  “好吧。”安然倒没想得这么仔细,于是抬眼看着顾铖笑笑。

  “欸?”这下,轮到一旁的颜寒不满了,他气呼呼的将那碗面端到顾铖跟前,“你就不能替我考虑考虑哦?难道不怕我会晕机……你自己吃吧!”

  顾铖耸了耸肩:“你是知道的,我不吃牛肉。”

  “你!”颜寒吃了个鳖,再抬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叶梓和王兰,心想欺负女生不是大丈夫所为,只好闷闷的端过那碗牛肉面,埋头动起了筷子。

  顾铖不经意的抬眼,看到安然耳边的头飘落下来,耷拉在眼前。他的手在桌底握了握又松开,很想抬手替她将那缕头撩上去,却始终犹豫着不敢抬手。

  人啊,真的是世界上最奇妙的生物。待到许多年以后,再回忆起那些过往,你就会现,兜兜转转那么些年,每一次当你以为,不会再喜欢某一个人时,却还是会再一次的陷进去。每一眼都像是第一眼那般拨动心弦,似乎,有些人天生就能打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