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什么?”见云凰欲言又止,白曦言挑眉道:“凰儿,你不用觉得为难,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我和你的关系还需要觉得为难吗?”

“肯定不需要。 ”云凰直言道:“我只是在想,五哥你虽然修炼了灵视,可你本身的修为变化不大,如果真的出现在战场,我们一旦陷入战斗,很难确保你的安全,所以我在想,让金耀跟着五哥你,到时候五哥和金耀在空看,毕竟五哥你修炼的灵视也是精神力,可以从空攻击,无需靠太近。”

让金耀保护他?

白曦言摇头:“不行,我们这边人数本身不多,更何况千魂那边还有一大魔兽,金耀是必须的战斗力,无需金耀保护我。”

“可五哥你的安全……”

“凰儿,我有兽魂。”白曦言看着云凰说道:“十七告诉我,他的兽魂在你和黑魂战斗时,加入战斗后,消失了,但我们的兽魂还在,如果真的有什么致命的危险,兽魂能保护我。”

提到兽魂,云凰想起了十七的那条白蛇。

的确,当初她为了对付那一半黑魂,选了同归于尽,当时十七的兽魂与金翅凤凰都加入了战斗,十七的兽魂是在那个时候没了的。

但金翅凤凰还在。

“凰儿,到时候再说吧。”白曦和看着云凰道:“我和曦泽不是阵法需要的主要人物,我们会保护着五哥,你放心吧。”

云凰闻言,看着两人点点头:“我知道了。”

在云凰还准备说些什么时,突然听到了白鹤的声音。

水嫩女生雪肤魅影晶莹剔透般迷人

听到白鹤的声音后,云凰抬头一看,便看到一只白鹤带着帝墨尘而来。

看到帝墨尘回来,云凰脸浮现出了笑,在帝墨尘落地后,立刻朝着帝墨尘跑了过去:“墨尘,怎么样了?”

帝墨尘看着云凰兴奋的小模样,摊开手,将血魔剑召唤了出来。

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血魔剑变化了。

剑身不再猩红,而是纯黑色。

那剑身泛起的纯黑魔气,让人极为心惊。

“血魔剑已经完成了最后的锻造,小凰儿,你的天灵剑可有好?”

云凰闻言,看着帝墨尘摇摇头,道:“还没有,爹将天灵剑拿走了,并且让我等你回来后,和你一起去神山第一山找他。”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去。”帝墨尘看着云凰,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千魂已经带领魔族攻了神族边境,如今神族的兵力正在全力抵抗,我们必须尽快将千魂的目光吸引开,如此才能让神族喘口气。”

“好。”云凰听完帝墨尘说的,立刻和帝墨尘去了神山里面的第一神山。

第一神山,有一个洞府,里面摆放着许多东西,那些东西,便是月夜这几天来准备好的锻造所需的东西。

云凰和帝墨尘到了神山后,直接去了洞府里面。

两人见到月夜时,月夜正站火海之前,那火海之,天灵剑竖立在其。

“爹。”云凰和帝墨尘走到月夜身后,看着月夜道:“我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