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蒂没有讲话,冷冽的眸光看向象王。

象王没有犹豫,立即喊来狗兽侍卫,“去牛棚找头好一些的奶牛,顺便去石仓取一袋米。”

“可是……”

“没有可是,照我的话去做。”

象王态度很强硬,狗兽只好照办。

池深深看象王威严的样子,觉得它这个象估计是猛犸象……一般的大象不都是靠卖萌为生的吗?

象王人形跟一般兽人一样,具有代表性的鼻子也跟人的一样,能看出他身份的就是他的两只大耳朵。

池深深在心里吐槽完后,遥望着狗兽的奔跑方向,又厚着脸皮说:“那蔬菜呢?就是那个草……能不能给我们一些种子啊?”她知道再开口要果实,就会被人恨死,只能讨要种子。

“真是可笑,蛇兽要吃草?”

“闭嘴!”

象王暴怒的转移到多嘴的驴兽身边,他吓得直接蹲坐在地上。

太可怕了,刚才的一瞬,象王竟然在他面前化身成张着血盆大口的狮子,他以为自己要被吃掉了!

漂亮小脸蛋古典少女安静唯美写真

几乎是没人看到象王的变身恐吓,只有凯撒蒂知道,这就是象王一贯的惩治做法。

不多时,狗兽牵着一头奶牛,抱着一袋米来到象王身边,在象王的指令下,他把东西交到了鲁卡手上。

“感谢你们把我们部落的雌性送回来,至于草种子,现在不是播种的季节,等来年我会让人亲自送去的。”

“哦,哦,好的。”

池深深有些不好意思,连连点头,对凯撒蒂说:“我们回去吧。”

“嗯。”

凯撒蒂掉头的那刻,象王还是一副和善的样子,等他们走远,他立即便的愤怒,“刚才送回的雌性家里,必须再交出一个伴侣去田里收割谷子!”

“是,是,都是我们的错,没想到那雌性居然这样贪心,请象王不要生气!”

对于可怕的蛇兽,朱桑格更怕暴怒的象王。

他能给与她们安乐的生活,没有他,她们将一无所有,都会过上之前的苦日子!

在她们的认知里,不管象王做了什么,他都是对的,因为他是他们的精神领袖!

……

远处隐藏在树上的猴兽们目不转瞬的看着这里的一切,然后,跑回藏身地,将这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汇报给猴王。

“看来象王是惧怕当年的事情,我的小猫咪还真是可爱,临危不惧,既然如此,今晚我们就开始施行计划。”

“是,猴王!为了死去的猴兽,我们一定不负猴王所望!”

“哇塞,这奶牛还挺壮实的,以后我们要好好养它,每天早上我们一家人都能喝到奶了。”

回去的路上,池深深心情格外好,目光就没从奶牛身上移开,脑子里幻想着牛奶的香味,她终于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麻麻,我现在就要喝。”

“不行,等回去挤到碗里热热才能喝。”

“可是,有好多都滴到了地上,怪可惜的。”阿芙莲馋的一个劲的咽口水,恨不得从凯撒蒂身上跳下去,舔着地上的奶。

池深深这才注意到这奶牛的异样,肚子大的很,肯定是有窝崽崽肚子里。

诶,这是好事啊!以后,他们就可以大批量养殖了!

“麻麻,为什么你没有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