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的比赛很快结束了,安然回到家中,安辰和母亲已经做好饭等着自己。

“听说你晋级了?”安辰盛了一碗饭递给安然,不经意地开口问道。

“谢谢,”安然接过碗,“嗯,都进半决赛了。”

“恭喜你。”安辰说得真诚。

“欸?”安然有些惶恐,微微愣了愣神,确认安辰说得是恭喜,这才对他笑了笑,“谢谢你,辰辰!”

印象中,这顿饭是这一段时间,一家人吃得最安心的也最温馨的一顿。这几个星期,母亲虽然没有问出口过,但也隐隐察觉出两姐弟之间有些不对劲。所以看到姐弟俩难得聊得起劲,她也露出了笑容。

中午睡了约莫一个小时,安然急匆匆赶回学校,下午夏小小的铅球比赛是第一个项目,安然想赶过去替她加加油。

刚走到校门头,恰好碰见顾铖和刘婷婷并肩迎面走过来。安然有些手足无措,刚想转身躲开,不想却被刘婷婷叫住。

“喂!安然!”刘婷婷走到安然跟前拉了拉她的手,“有件事我还没跟你道谢呢。”

安然感到顾铖正盯着自己,于是眼神有些躲闪,缩回了手低下头:“什么事?”

刘婷婷轻笑了一声:“你忘了?多亏你替我向班主任求情,我的成绩才没有作废呀~”说完回头对着顾铖招招手,“顾铖,过来啊!你替我好好谢谢安然,你们不是挺熟的?”

顾铖脸色变了变,看着安然窘迫的表情,走到刘婷婷身边拉了拉她的胳膊:“好了!你已经道谢了,安然她我知道了。我们还有事,快走吧!”

舞蹈学院清纯校花美女笑靥如花照片

“别呀~”刘婷婷抬高了声音,“不是还有一件事你没有跟她道谢吗?”

安然此刻只想离开,甚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也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状况。

顾铖看着安然低着头紧抓着衣角,眉头锁得更深了,不禁有些生气,拽着刘婷婷胳膊的手更加起劲了些:“闹够了吗?”

“干嘛?!”刘婷婷甩开顾铖的手,“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不该谢谢她答应跟你分手吗?你才能跟我在一起啊!”

“对不起!我先走了。”安然咬了咬嘴唇,担心再多待一秒,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哭出来,于是急忙打断,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哽咽,“我待会还有比赛,你们也要去忙了吧?不耽搁你们了。”

说完,也不等对面的两人做出回应,侧身从他们身边跑过去,待跑过去很远,这才捂着胸口蹲下身,眼泪不知不觉滴落下来。

“你怎么了?”闫磊这时候从身后走过来,拍了拍安然的肩膀。

“哦,没事。”安然抹了一把眼泪,起身看着闫磊,“你怎么从外面过来?”

“哦~”闫磊看着安然红红的眼睛,扬了扬手里的几个信封,“姚望给我寄信过来了,我去校门外拿信去了。哦对了!也有你的一封。”说着从里面抽出一封来,递给安然。

“给我的?”安然疑惑着接过来,“姚望不回来了吗?”

“嗯,对啊!你不知道吗?”闫磊瞪大了眼睛,“他没告诉你吗?哦!也对,他是国庆放假回来把东西全搬走的。转学刚办好就在那边上课了,可能是害怕跟你们道别吧……”

安然低头看了看那熟悉的字迹和熟悉的名字,脑海里回想着姚望平和的面孔,心中仿佛被什么揪着,莫名难过起来。

“去操场吗?一起走吧?”闫磊又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又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问道,“待会夏小小有比赛吧?”

安然点点头,又像是想起什么来,扭头看着闫磊:“哎,闫磊,你是不是喜欢夏小小啊?”

“啊?”闫磊听到这句,突然瞳孔放大了些,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红了红脸低下头,“我表现的很明显吗?你怎么会知道?”

“果然是这样。”安然回过头来,将姚望写给自己的信放进衣兜,“喜欢一个人,就算再怎么隐藏,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那……”闫磊摸了摸后脑勺,“那可以请你先替我保密吗?我怕她知道了以后,会理也不理我,连朋友都做不成。其实,就像现在这样默默关注着她,挺好的!”

“嗯。”安然点点头,想到夏小小心里还装着一个姚望,这时候怕是还不会接受其他人,与其让两人闹得尴尬,不如保持这样介于朋友和恋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哦对了!”安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着闫磊,“上次夏小小桌子上的胃药,是你买的吧?”

“嗯……”闫磊没有否认。

“下次换个牌子吧,”安然微微笑了笑,“上次那个牌子效果不好。”说着也不等闫磊出声,突然小跑着往前冲了过去。

闫磊看过去,原来是叶梓和夏小小从教学楼里走出来,整装待地准备上赛场了,于是他也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

比赛很快开始了,夏小小果然没有夸海口,一路过关斩将,以小组第一的成绩顺利晋级了。安然和叶梓在一旁懒得目瞪口呆,闫磊显然也没想到,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夏小小,身体里藏着那么大的能量,居然能扔起那么沉的铅球。

夏小小似乎不费力气,蹦蹦跳跳地走下场,一副“看吧,我说得没错吧”的表情,对着叶梓和安然挤了挤眼睛,嘴里还说着:“这些人太菜了!胜之不武。”

“好好好!”安然无奈地笑笑,“就你最厉害!”

话音刚落,广播里开始播放接下来要比赛的项目。

“请参加女生8oo米的同学尽快赶到操场,做好参赛的准备!”

“哎?”叶梓拍了拍安然,“8oo米?你参加了吧?赶快准备吧!”

“哦哦!我差点就忘了!”安然一拍脑门,“那我去了!”

“嗯!我们在旁边给你加油!”夏小小走上来抱了抱安然,“尽力就好!”

“是啊,”叶梓也应和着,“如果不行,我就找人替你吧!”

“应该没事吧……”安然下意识地揉了揉肚子,“就怕又……”看了看现在一旁的闫磊,于是凑到叶梓耳边说:“就怕例假又弄裤子上……”

“那怎么办?”叶梓小声地问,“不行就退赛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说着,几人陪着安然来到跑道跟前,叶梓还是有些担忧,不停地劝着安然:“实在不行就退赛吧!别因小失大,身体重要。”

“怎么了?”拎着一袋子水走过来的王兰,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禁凑过来,“怎么要退赛啊?”

叶梓向她说明了安然的不便,王兰低头想了一会,突然将手里的袋子塞给安然,看着她的眼睛:“要不,我替你跑?”见安然有些犹豫,又接了一句,“要是你相信我的话,让我替你比赛吧,也不会查得那么严。”

安然扭头看了看叶梓和夏小小,见两人没有意见,于是也回过脸去对着王兰点点头:“那好吧,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