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了?”鲁卡的心口刹那间像是被堵住的瓶口,非常难受,积极性也被打消了不少,蹙紧眉,拿起他的成果上下打量。

   他没想到深深会是这样的反应,就算没有半点欢喜,也不至于……哎……

   深深知道这样比较打击他得积极性,只是不想他那么累,只能说出实情。

   “那堆东西里用汤勺,虽然没有你做的精致,用心,但起码省时省力,我不想你那么累嘛……”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呢,嘿嘿,你喜欢就好,累点就累点呗。”鲁卡得知深深是喜欢他做的水舀,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笑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诶,对了,你说的那个到底是哪个?”

   鲁卡迫切的想知道能取代他成果的东西长什么样,若是比他的好,深深刚才的话明显就是在安慰他。

   “正好我想去上厕所了,你带我去,顺便指给你看。”

   “嗯。”

   连接二层厨房的三层除了作为餐厅使用,还充当储物室,盖亚用木头造了几个木架子,把那些五件拜访的整整齐齐,他们不认得那些东西就没拿来用,深深也懒得介入,今儿带着鲁卡认不锈钢质地的勺子,正好把其余的东西认认清楚。

   “喏,这个就是盛汤的,那个大一点的是舀水的,还有盛饭的碗、盘子,锅子……”

   “这个这么小,根本就煮不了饭。”

   大提琴女郎尽显高雅气质

   鲁卡顺手拿起不锈钢锅子看了看,又小又轻,还挺浅,怎么看都不像煮饭的。

   那锅子在深深面前挺正常的,要是有个煤气灶就能正常的做法,鲁卡是兽人,不论身高还是体型比一般的大块头肌肉男都壮,那锅子在他眼里跟个大盘子没啥区别,他还是觉得他做的才是最好的。

   深深仔细看了看这些东西,发现一个规律,不管是能用到还是不能用到的,只要是需要通电的,或是易碎的,都不存在,架子下面是好几个大纸箱,因为一般时候光线较暗,她又不能哈着腰去看,就没留意到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她让鲁卡搬出最靠边的大纸箱,将其打开,发现里面竟是满满当当的一箱卫生巾!

   鲁卡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就拿起一包,凑到鼻子钱使劲的嗅着味道。

   “那个……”深深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咋解释,因为她好久没用过姨妈巾,也好久没来过姨妈,都忘记兽世管这个叫啥了。

   “深深,这是什么吃的,味道闻不出……”鲁卡怕是自己嗅觉出了问题,再闻了一遍,还是包装纸的味道。

   “就是,就是发qing期的那几天垫在下面的……”

   “垫下面的?”鲁卡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琥珀色的眼珠,想象不出这方方正正的东西怎么垫在深深那下面……

   “那个……你继续把其他纸箱打开,我看看是什么……”

   深深很怕他突发奇想让她现在试给他看,便赶紧的分散他得注意力。

   鲁卡想着可能还会有更多奇怪的东西,立即将剩余的箱子全部打开。

   “咦?深深,这些都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