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萤想要扭开头,忽然想起那天在厨房里看到的,吴大牛的牙似乎并不邋遢,还挺白的……

在他的几经撩拔之下,夜萤已经化成了一滩水,此时再也无力反抗了。

端翌缓缓解开她的衣襟,似乎怕她受惊一般,只是先解开了一条缝,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然后俯首,用他还微带些须根的下巴轻轻磨蹭着……

夜萤只觉得胸前一阵阵麻痒,有些地方水流得愈加泛滥了。

端翌感觉身下小女人身躯已经愈发滚烫,在不安地扭动着,他却偏偏故意不那么快满足她,这时候,夜萤已经失去了拒绝他的能力,端翌美滋滋地把夜萤胸前的衣服向两边推开,如他所愿,一对虽然不丰硕,但是却结实有弹性的白兔跳了出来。

端翌欣喜地把玩不已,然后,一张嘴,便把其中一只,全根吞入口中……

夜萤身体此时变得极其敏感,哪里禁受得起这一下,顿时觉得自已已经飘到了九天云外。

这粗莽的汉子,怎么会有这诸般花样和技巧?

夜萤正在难受煎熬的时候,便觉得有一物徐徐进入,接着,身体便是一阵充实……

好象只是一会儿,鸡便叫了!

夜萤软软地瘫在床上,只听耳边一阵“哗啦啦”的水声,然后一条温暖的布巾将她全身上下擦拭了一遍,有人在给她穿上睡袍,她困得要命,一闭眼就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晌午时分。

清甜美女公园散步记

夜萤起床时,没有听到窗外宝瓶、宝器熟悉的练拳声,她便知道肯定睡过头了。

“该死的吴大牛!”

夜萤想起昨晚上欲罢不能的画面,不由得涨红了脸。

似乎自已到了后来,还主动了许多……

夜萤这边咒骂,却不知道,在吴凤奎的宅子里,端翌亦是倒头呼呼大睡,昨晚上,夜萤到了最后,一直紧紧地夹着他,不让他出来,向他索取了一次又一次……

即便如他这般勇武,也有被掏空的时候。

端翌毫不脸红地觉得,如果给自已那方面打方,应该打一百分吧?看着最后夜萤昏睡过去的面容,他这几天的纠结难受都得到了补偿。

不管夜萤怎么嫌弃“端翌”这个人,怎么对他冷淡不理,但“吴大牛”还是她的夫君,还可以名正言顺和她做这些愉快的事。

端翌忽然觉得,不告诉夜萤真相也挺好的。

万一告诉夜萤真相,她即已经讨厌端翌,想要冷淡端翌了,那样岂不是弄巧成拙?

说不定,夜萤拒绝了端翌,顺便还无情地把门对“吴大牛”关上。

再说,京城里的一切局面,还是扑溯迷离,诡袤不定。

为了夜萤的安全,还是维持现在的局面吧!

端翌睁开眼睛,当阳光照入他的瞳孔时,他才发现,平生第一次,他竟然起迟了。

呃,没有去教宝瓶和宝器练武,端翌不晓得这姐弟俩会不会哇哇叫,不过,他勉力要起身时,觉得头好重,不对,还有些疼……

百毒不侵的靖王爷,竟然感冒了?

谁让他昨晚太会“玩”了,男人被掏空时,有时候就容易被外邪入侵!

傅太医给端翌诊完病,语重心长地道:“年轻人,悠着点,日子还长着呢!”

“闭嘴!”

端翌怒目以视。

傅太医:“……”

傅太医告诉夜萤这个消息时,宝瓶和宝器都说若不是时间太紧,今天就要去看望端翌。

真是的,难得端大哥会生病,他体健如牛,平时想表达一下类似对师尊一般的感恩之心都没有机会,现在他生病了,岂不是机会来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暗挫挫的心事实现,傅大夫断然拒绝道:

“端爷现在很不舒服,还发烧了,你们还是小心为宜,不要现在接近他,免得到时候过年发烧,年夜饭都没得吃。”

一想吃田大娘说年夜饭要做好多好吃的东西,宝器立即很没志气地想:那还是下次吧,等端大哥下次生病的时候再去探望他……

端翌躺在床上,打了一个激烈的喷嚏,呃,谁诅咒他了?

夜萤脸上却是淡淡的,道:

“应该是昨天晚上受了风寒吧?傅大夫医术妙手回春,大家倒不用担心,一年感冒一两次,都是好事。相信端大哥很快就会没事,年夜饭他一定会和我们一起吃的。”

傅太医皱了下眉头,觉得夜萤的表现不太对劲啊?

呃,不应该是一听端大帅哥生病,就一脸紧张、泫然欲滴,哭着喊着要去看他吗?

似乎,端翌在夜萤心目中的地位下降不少?

“萤妹,我来喝药啦!”

就在这时,一身英武的赵子获出现了。

傅太医一看赵子获,突然脑海中掠过一道机智的白光: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看来,赵子获已经成为王爷的心头大患了!这二位,果然是青梅竹马,夜萤看来对他毫无抵抗之力。

难怪靖王爷这几天回山居都甩脸色呢!

他原本还觉得,靖王爷摆在那,赵子获怎么可能有机会呢?原来……

傅太医顿时觉得,自已药中的泻药是不是放得太少了?

“赵大哥,你的药已经吃完了。那天傅大夫只给你开了三天的药,说吃完就没事了。”

“哦,我都忘了。啊啾!”

赵子获说着,打了一个喷嚏。

夜萤吓了一跳,问道:

“怎么一个赶一个的,都象是要感冒的样子?”

“嘿嘿,我昨天晚上,起了好几次,在你们家附近走走看看,生怕那个人又来,估计是没穿厚实的缘故吧,所以有点着凉了。”

赵子获拖着鼻音道。

夜萤听了,心里一阵发虚。

呃,昨夜吗?昨天晚上她可是……

不知道那些羞死人的声音有没有被赵子获听到。

因此夜萤的脸“唰”一下子就红了。

看在傅太医的眼里,却变成了夜萤收获了满满的感动,因此脸都激动得红了……

呃,赵子获,可真是王爷的心头大患啊!

傅太医眼底一闪,一抹杀机掠过。

为了铲平靖王爷的情路,傅太医也不忌使用一些手段……

“天杀的,哪个没长眼睛的,竟然把我篱笆给弄破了,菜都被鸡吃光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爆出一声爆发力十足的叫声……嗨,大家好,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