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耳边传来一声茶盏落地的声音,她才话音儿猝然而至,怔怔朝皇后看过去,“娘娘,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一眼看到皇后惨白无一丝血色的面,公孙琦情急之下,嗖的起身。

只是在公孙琦起身一瞬,背后传来另一个声音。

“是啊,朕也想知道,朕的皇后,是哪里不舒服了?”

朕……

这个威怒并存的男子低沉且带着让人汗毛抖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公孙琦当即脚下一软,扑通,整个人瘫跪在地上,满目震骇,惶恐不安,瑟瑟发抖,犹如筛糠。

“陛……陛下…..下,陛下怎么来了?”

皇上的突然而至,恰好又是在公孙琦大发感慨之际,皇后登时又惊又下,半口气堵在胸口,提不上来。

这好容易缓出口气来,扶着椅子强撑着站起身来,耳边就传来公孙琦颤颤巍巍这样一句话,顿时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这里是皇宫,是本宫的宫宇,陛下怎么来了,也是你能问得出来的!

陛下去哪里,还需要像谁解释不成!

一口恶血涌上,皇后头重脚轻吁出一口气,忙去相迎行礼。

古风清新小女生春日唯美

皇上一言不出,冷着脸直直越过皇后肩头,在主位坐定。

半个身子倚在扶手上,面色铁青,目露精光,凝着地上两个人,一个垂眸而立,一个瘫软匍匐。

一声冷哼从鼻腔发出,扬手把手中一串沉香木做成的念珠甩到面前桌上,发出“当啷”一声响。

沉香木软,落置桌上,本无多大的声响。

怎奈屋中落针可闻,公孙琦又是被突然而至的皇上吓得体不能动,尽管她并不知自己刚刚说出的话有多么的大逆不道,浑身瘫软不过是被皇上周身所散发的气势惊骇到罢了。

忽闻此声,当即身子一抖,嗓间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呼,格外的尖锐刺耳。

皇后一瞬闭目,再睁眼,随着一口气长长叹出,恨不能把公孙琦直接丢出宫去。

沉默的气氛大约维持了一盏茶的时间,皇上身子微微前探,直直对上公孙琦,道:“朕倒是不知,本朝女子,何时一个个的都是巾帼不让须眉,谈起国事政事,比朝堂之上的那些御史尚书都言语铿锵。”

皇上的话音儿,公孙琦一字一字仔细分辨,却是听不出褒贬,顿时抬眸,去向皇后求救。

皇后娘娘待她,方才分明是视若己出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