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旭正得意的时候,五号冲进指挥部,焦急的汇报。

“出什么事了?”

周子旭猛地坐起来,他算计的没有遗漏,怎么会出事?

“对持的时候,十二号不小心掉下山崖了。”

五号脸色惨白,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

他靠的近,还伸手拉了一把,但是眼睁睁看着十二号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飘下山。

他内疚,自责,却已经是于事无补。

“马上展开救援。”

周子旭当即下达命令,自己第一个冲出去。

“怎么办?这算谁赢了?”

周百川派来的战士面面相觑。

“给军长打电话请示吧!”

爱玩的小女生

周百川呆在军部,盯着面前的军用地图看,想着小儿子为什么不进攻?

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张政委和马师长都来了,都想知道子旭是怎么胜利的?

电话铃在此时响起,周百川快速拿起电话:“说。”

“什么?全力搜救,演习到此为止。”

听到他突然拔高声音,还命令结束演习,其他俩人都知道出大事了。

“老周,怎么了?”

“出事了。”

周百川戴上军帽,迈开大步朝门外走。

马师长和张政委,看到他这样着急,知道事情不小。

“给周子松打电话,告诉他,小李出事了,让他赶紧去现场。”

路过警卫员的时候,周百川边走边命令。

二十分钟后,周百川带人来到山下。

“情况怎么样?”

他接通山上的电话。

“还在搜救,凶多吉少。”

“不放弃任何希望,一定要把人救回来。“

周百川撂下电话后,手有些发抖,那是他儿媳妇,嫁到周家没多久,如果她牺牲了,自己怎么向她父母交代。

“老周别着急,我调集部队过来搜救。”

马师长开口劝他,这大山中掉下去,生还的可能几乎是零。

但是作为首长,不会轻易放弃任何战士。

周子松大概在十分钟后赶到,面色上和往日没什么区别,但是作为他的父亲,周百川还是看到儿子眼底的急色。

“在后山,子旭带人寻找呢!”

周百川的话音刚落,周子松先是离弦的剑一样冲进山谷。

苍茫的大山,回荡着喊声,都是在喊十二号的。

周子松心如火焚,脚下一刻不耽搁,朝着后山山谷跑去。

周子旭派吴营长带人下山搜索,自己和赵晋琛顺着山涧往下攀爬。

路过突出的树枝时,发现几片撕碎的绿色布片,周子旭拿在手里观察一下,确定这是军装上刮下来的.

“从这里下去的,加快速度。”

周子旭冷静的观察一下高度,这边正好是半山腰,也就是说,被树挡了一下,兴许,十二号还能活下来。

周子松一路跑到后山谷,这边已经有战士在搜救了,地面上是厚厚的树叶,积雪融化后,这些树叶看起来湿漉漉的,和泥参在一起。

踩上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仰头看向山顶,那么高,就算是落在厚重的树叶上,也未必能保住性命。

要失去她了吗?那个眉眼温柔的南方姑娘,那个不笑不说话的女人,那个唯一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孩,就这样离开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