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app深夜释放自己在线观看

轰隆!!

如龙电光一下炸开在王权山巅,刹那的光亮照破黑暗,继而雷火滚滚四散,好似天崩地裂一般!

燕狂徒负手而立,周身气浪翻滚,雷霆不染罡气。

阴神出窍,可不是阴神直冲雷霆之中去洗练,而是引下雷霆,以各种手段避免雷霆直劈,之后以阴神以神兵引动雷霆阳和之气洗涤魂灵。

而不是如话本之中那般直冲天穹,如人一般的渡劫。

雷霆阳和至极,一劈之下万魂俱灭,没有人的魂灵能直面雷霆之威,纵使太阴无极成就,也不行!

“这就是渡劫啊”

那少年燕开宇躲在叔公身后,眼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十丈之外雷火弥漫的寒铁道台。

雷霆之威何其之霸烈!

即便身处于叔公罡气护持之下,他也只觉周身似乎有些酥麻,扑面而来的阳和之气让他筋骨都有些酥软。

这就是天地之威!

少年目眩神迷,直直的看着道道电光交织的道台之上。

心事少女唯美清新私房照

只见那雷火交织之中,道人白袍猎猎,周身罡气嗡鸣震动,似被敲响的铜钟。

身处于雷霆劈射之中,道人五心向天,气息恬静。

一点金色光芒自他眉心渗出,越来越深,越来越亮!

而随着金色光芒浮现,四周的雷火越发的翻滚震动!

“这般阴神,不得了”

燕狂徒长眉挑动:

“却是不知,这位道兄要走哪一条道了,看样子,似乎是太阳之道”

寻常神脉踏出此步,必然是以神兵先至,引动雷火以洗涤魂灵,王权道人这般阴魂直出的,必然是要走太阳无极之道。

但下一瞬,他的眸光就是一震。

嗡嗡嗡~~

悠扬如钟声的嗡鸣之声大作于雷霆滚动之中。

雷火之中陡然有炙烈的光芒迸射而出,一下照破了阴霾,煊赫当空。

“道长在发光!”

燕开宇眼睛瞪大。

只见那光芒的源头赫然是那位王权道长的身上,这一道纯粹光芒的照耀之下,他那宛如琉璃一般的身躯纤毫可见,直如天地间最为完美的艺术品。

陡然间,一道纯粹光芒直如天剑一般照亮了半个天际!

霎时间,整个王权山巅黑白交织,光芒与黑暗同存于长天之上。

山上山下,一时都为之震惊。

那黑白交织的天幕,百里之外都可见到,简直好似话本之中才有的仙神渡劫!

呼!

电光闪烁于身的安奇生,豁然睁开眼。

这一刻,他眸光之中无尽炙烈,似滚滚燃烧的太阳一般,摄人心魄。

半年静坐入梦,打磨肉身的同时,他也无时无刻的不在思考阴阳之理,太极之意,终有所得。

前世今生,他通读诸多道藏,几乎便是半个道士,他的拳法,他的散手,他的武功,无一不贴合两世道家之精义。

太极,他自然不会不懂。

太极,最早处于庄子,后见于易传,其意在一代代人杰天骄的阐述之下早已完善,本就是一个完满的理论。

甚至有大宗师总前人之理合之以用,开创出千年不败之传承,武当山!

身怀入梦之法,他得两世太极精义。

站在两世先贤的肩膀之上,他自然能看的更远,得的更多。

若无先贤代代阐述,他也绝无可能明悟什么是太极。

太,即大,极,指尽头,极点。物极则变,变则化,所以变化之源是太极!

太极生两仪,两仪成太极!

心念一动间,他眉心那一缕金色光点,陡然似莲花一般绽开!

继而,在燕狂徒爷孙两人的注视之下。

那金色莲花之中,好似有一个看不清面目的金色小人持枪而立。

阴神,彻底出窍!

刺拉拉~

电光一时大作。

又是一道雷霆在狂啸之中从天而落,好似分割了黑白的龙蛇一般,隆隆而下。

“动静之机,阴阳之母,无极而生,是为太极”

似吟唱一般的长啸之声回荡长空雷蛇横舞的夜空之中。

“这是”

燕狂徒身形一震,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一把提起少年,身子一个起伏,已经迸射到数百丈高空之外,远远离开了王权山巅。

他极目眺望。

只见山巅之上,长空之下,光暗交织的夜空,在这一声长啸之后,陡然发生了变化。

光芒徐徐而动,推动黑暗流转。

漆黑雷云,与那迸射光芒的王权道人,一时间,宛如黑白两点。

而那一条条龙蛇一般的雷霆,便在黑暗与光芒之间,游走劈落。

黑暗与光芒,雷霆与闪电,彼此环绕勾勒出了一副古老沧桑,却又暗含无尽至理的巨大画卷,图形。

“这就是太极图?”

燕狂徒瞳孔一缩。

庞万阳与安奇生的对话,他自然有所耳闻,但是他将信将疑。

阴阳之道同走,又该是如何个走法?

但此时,他突然就有些明悟了。

历代神脉成就,无一不是太阴太阳择其一而走,即便是传说之中那几位铸就天人神兵的天人,也是如此。

不是没有人想过太阴太阳同走,但是却无一失败了。

阴阳之交融,似乎缺乏了一个重要的契机。

以至于纵使如何惊才绝艳之辈,都不能够成功。

但此时得见这太极图,他的一颗心,突然就跳动起来。

“若是王权道人功成”

燕狂徒眺望穹天,神情变换:“那可就真是继往开来的一代真正大宗师了!”

他喃喃自语,以他的桀骜心性,见到这般前所未见,敢于为众生开辟新道之人,也不由的心生敬畏。

开道者,从来都是最令人敬畏之辈。

轰!

轰隆!

道道雷霆在心海炸响。

周身迸发璀璨光芒的安奇生长发飞舞,身躯之中点点光芒似星月一般闪烁着。

见神之后,穴窍神灵对他而言早已不是秘密,已经成为了一个个支撑他体魄的节点。

他之横练之法,便是穴窍与气脉的交织。

小院之中,安奇生五心向天,罡气横练开,悍然引动着一道道的雷霆。

寻常气脉晋升神脉,无一不是有了完准备之后,一道道引动雷霆,每一道雷霆彻底散去之后,才会引动下一道。

因为纵使是气脉大成的罡气,也绝无可能面对雷霆的一次次劈落。

但安奇生自然不同,他的真气虽然不够深厚,但精纯却是超过普通气脉,横练之法,体魄之强更是超过世间所有神脉!

纵使如寒蛟这般天生异种,都不能与他相比!

但即便如此,一道道雷霆的轰击之下,他的体魄,也在颤动着,周身筋骨,每一寸细微之地,都在震颤,弹抖着。

整个小院,更是一片狼藉,尽是雷火焚烧的气息。

“真阴真阳”

安奇生盘坐雷火之中,神情平和,精神无限升华,感应着魂灵之中的节点。

人之灵魂无形无质,可说极小也可说无穷大。

在灵魂之中寻找真阴真阳,如同在宇宙星空之中寻找两颗特定的星辰,这个难度之大自然可以想象。

此界神脉之所以要走‘阴神出窍’之路,以雷霆洗涤灵魂,便是因为这个过程太过漫长了。

不如此,便是百年,千年也未必能在魂灵之中寻到,点燃真阴真阳。

若说穴窍是体魄之神,那么真阴真阳便是魂灵之神!

寻觅自然不易,但体魄诸神皆亮的他,对于寻找真阴真阳,有着常人不能够比拟的优势。

“至道不烦决存真,泥丸百节皆有神”

安奇生心中喃喃。

灵魂与同放光明,在雷电交织之中,诸‘神’发出道道光芒,极度活跃起来。

身处雷火之中,所有的‘神’都极度活跃,这自然,也包括了灵魂之中的‘神’!

心神极度绷紧,忍受着周身雷电游走,魂灵触电一般的剧痛,安奇生不断寻觅着阴神之中的真阴真阳。

轰!

不知过了多久。

或是一刻,又或是极为漫长的时间之后。

安奇生的眸光陡然一亮,阴神大放光芒!

只见他眉心之前,盘坐于金莲之上的小人一下弹抖,爆碎成无数流光。

剧烈到极限的痛楚之下,流光回流,在天地间无形的气机之下,渐渐衍生出一副黑白太极图!

太极图中,两点光芒缓缓亮起。

真阴真阳,同时点燃!

纵使在梦中已经尝试过多次,到得真正成就的这一刻,安奇生心中还是泛起一丝涟漪。

看似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一幕的背后,是他在入梦之中千万次被雷劈的经历之中一点一滴积累出来的。

嗡~

似虚似幻的袖珍太极图沐浴在纵横交织的电流之中。

好似一方徐徐转动的磨盘,将电流一丝丝磨灭,同时,太极图也在一丝丝磨灭,又汲取雷霆之中的阳和生气壮大。

动而生阳,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一阴一阳互为其理。

在安奇生的感应之中,太极中阴阳流转,互相消磨又互相衍生,自然而平衡。

许久许久,又或许只是一瞬。

袖珍的黑白太极图没入眉心,入驻泥丸。

轰!

安奇生身躯一震,如群龙有首,如大国有王,如天地有主!

精气神,在这一刻,都达到了一个无可形容的地步!

身躯只是一震,四周那肆孽的电流,呼啸的狂风,沸腾的罡气,便一下平静下去。

神脉,成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