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麻豆传媒画映官网观看

岩浆流慢慢停滞,逐渐冷却。

众人仰头开始攀爬火山壁。绝域火山口径庞然,内壁垂直如斧劈,一行人贴在石壁上,好似几粒蝼蚁。

小妹武功低,由道士在后面照看着,谨防跌落。

不多时,登上山顶,临风眺望四野,陡然就有重见天日之感。

山下是一片沃野,看着黄乎乎的,再远处有一带长河,河岸两侧是石滩,以及密密蒙蒙的树林,地平线上有连绵青山。天空爽朗干净,无云而长明。

道士感慨一句,“此地山清水秀,可惜竟然毫无人烟。”

白子墨见李鼎勋似乎好奇,便补充道,“曾有人欲躲避仇杀而前来绝域,熔浆阻隔,十数年后仇家杀来,但走遍绝域都未发现冤家。”

小妹好奇道“有没有可能是这十年来躲避仇杀的人意外死去了?”

李鼎勋微笑,“不,没这么简单,此地对人不详。”

道士打个哈哈,“墨墨,你赶紧带我们去找你祖父留下的财产吧。”

“也好。速去速回。”剑客颔首,从怀里取出一张皮卷,摊开来,上面是一副炭笔地图,“东南,剑峡。”

李鼎勋提议道“轻功赶路,让小妹多习练一番。太阳下山前,我们得找到一个避风处搭建营地。”

早安少女居家室内吊带鲜花裙青涩笑容养眼写真

“咦?李大哥也听说过这里的忌讳?”道士很诧异,这方面的知识很偏门、冷僻,不是专门查询的,基本没人知晓。

李鼎勋眯着眼打量周围,“没听说过,不过我猜到了,晚上有恶风。”

一个白昼跑出去七百里,沿途没有看到半只鸟兽,只有一些低低虫鸣带着丝丝生气。

斜阳西坠,众人寻到一处天然落水洞,跳入其中。

洞里有地下暗河,河中有鱼,取作食材。

一人食三条,享受了这些天的第一顿新鲜肉菜,总算心满意足。

当晚,无半点风声。

三个男人沉默着,而小妹却好奇地张望那洞口,月光倾洒入内,温柔水润,这般静谧美好,哪有所谓的恶风呢?

道士哂笑,“不信呐?给你看看这个。”说着,取木棍去河里叉一尾鱼来,然后攀到洞口边,稍稍往出一递,把棍收回来,那活鱼只剩漆黑的骨架了。

小妹吓得瑟瑟发抖。

道士乐了,还要给她讲鬼故事。

地上的世界同白天彻底两样。有鸟啼兽鸣隐隐传来。

“平安,你看洞口……”小妹脸色煞白。

月光被遮蔽,一对血腥腥的眸子似探照灯般朝洞里窥视。

一条体色漆黑,身骨嶙峋的巨狼,喷气如火,幽幽绿,好似冥鬼。

夜晚的地表,所谓恶风,实在是逝者吐息。

小妹脑子里是鬼故事,呆呆的,仰头看了看洞口,又转头盯着道士,脸上突然泛起血色。

道士受到鼓舞,一挑眉毛,右手一翻,袖子里滑出一道清湛湛的白光,确实一条银鱼似的小剑,形制奇特非凡,直条厚实的剑刃末端不是剑柄,只有一道铁环,环上系着一道黄绸符。

“兮兮,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然山飞剑术。”道士对小妹温柔一笑,站直身板,气度竟然前所未有的威严,凛然有仙气。

小妹见状一愣,白子墨闻言站起身,神色严肃,李鼎勋倚在石块边,也扭过头来。

王平安持剑如持笏,脚踏禹步,一步一诵。

“飘飘上云路”目光明亮。

“黯黯入长霄”短剑轻吟。

“星宫日去远”周身放光。

“光阴劫数遥”神将附体。

“看剑!”

一声喝,短剑飒飒,如一道飞虹,刺入那一只黑狼颅脑,轻飘飘如入无物,原来这狼竟然无有实体,随风便入,不惧刀剑。

然而飞剑震颤,爆发出大团雷火电浆,黑狼呜咽一声,化作风气消逝。

道士收回飞剑,照旧是拢在袖子里,脸上的神光散去,恢复了惫懒的姿态。

小妹眼睛快飞出花来了,蹦跳着来到道士身边,“平安,教我这个!”

“然山秘传,盖不为外人所道哉——”道士嬉笑着,脸上满是红光。

“噫,你不教,我找李大哥学。”

“别,我教,你又不是外人,怎么不能学呢。”道士赶紧阻拦,想去扯小妹的手,可随即触电般退后了几步。

小妹呼出一口气,“平安,那只狼到底是什么啊?”

“是鬼。”道士简单解释了一句。

“真的有鬼啊?”

道士点点头,“是,情况同我派中前辈形容的一样。夜晚有鬼魅,一切有风处都不安。”

“绝域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些鬼又是怎么来的?”

“据说那些被天灾毁灭的地区,其实并不是真的消失,而是会被转移到绝域。当年许多战场、坟地之类,乃至一些邪派驻地都化作暗渊,而这些区域如今都能在绝域找到。”道士简单解释,“至于这些鬼魅,或许是原来暗渊的死者化鬼,但飞禽走兽为何也是如此就很难解释了。”

小妹一笑,“照这么说,绝域原来是一个腌臜畚斗。”

李鼎勋闻言一笑,小妹倒是灵性,称呼这里为天地的垃圾桶未尝不可。

道士搓着脸颊,“总之这里很危险,咱们得尽快把要找的东西寻到,在熔浆再次涌上来前离开。绝不能驻留此地,没人能熬过一个周期的。”

“今晚就不必修炼了,各自睡下吧。某会负责守夜。”李鼎勋出言,大家便各自铺了垫子躺下。

冷风呜咽,小妹同道士说悄悄话,戚戚擦擦如鼠啮。

翌日。

阳光再次洒满大地。

“真不敢相信,这个地方到了晚上会这么可怕。”

望着自然的景光,小妹叹气,转而又问剑客,“白大哥,为什么你祖父会把遗产留在这样的险地啊?”

“不清楚,或许也是因为被天雷所殛,原本的藏宝处被收入绝域了吧。”

“啊?被雷殛,那岂不是变成一堆焦炭了?”

“不好说,咱们赶快吧,正午前要抵达。”

绝域有着一种能把人逼疯的气质,就像是身处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卷里,而不是真正的自然界,这叫道士等人隐约感到不适。

途中,大家总是要聊几句,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耳朵闲下来。

不知道什么理由,总之,听人说话能把注意力从一些东西上收回来。

一些被下意识忽略但切实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