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直播ios

思路决定出路。

观念决定未来。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维多利亚庄园】

这里是维多利亚女公爵的庄园,维多利亚女公爵喜欢玫瑰,这里便是满园的玫瑰,她独爱红玫瑰,那其他颜色的玫瑰皆是无法见到的。

她除了玫瑰便再无欢喜,那这庄园里,也仅有玫瑰。她就是这样一个决绝的女人,说喜欢,便爱的浓烈,说不喜欢,便也再不惊扰。

寻香的蝴蝶与采蜜的蜂子倒是最喜欢这里,多有情侣来这,他们也喜欢这里,隔着围栏,采一朵玫瑰,献给所爱,她也从未恼过,只是在大理石的窗台隔窗望着,无不摇头叹息。

“可怜的孩子……那个男的在一个月内已经带了第三个不同的女孩子来了……啧啧……”维多利亚一如既往的穿着红色的长裙,犹如一朵鲜红的玫瑰,也正是她玫瑰夫人的象征。

“他叫马尔斯,是潘多拉贡家的情种。”管家给她披了一件白色的轻纱,上面的柔线与蕾丝边紧凑而清白。

“呵,情种,种马吧……”维多利亚小哼一声,将轻纱拉紧,贴着自己的肌肤:“啊……年轻真好……可以被花言巧语欺骗,也是一种傻的可爱的福气呢~”

“夫人,菲利普教授来了……”管家将她的衣服领口弄好,安静将手放在她的胸口,将她的小腹挺直。

亲亲我的小黑皮

“嗷呜~”她轻声的叫,竟然被衣服卡主了一小块肉,夹的她生疼。

“你长胖了……”管家默然的看着她已经被衣服压平的小腹。

“呜呜呜……”维多利亚眼泪汪汪的看着管家,管家叹了一口气,摇着头慢慢的退下。

“菲利普教授在楼下等我?”维多利亚提了一下裙角,捏着那红色礼裙的边往楼梯旁走去,走过自己的画像,她停下来,缓缓的转身,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便装之下的小腹。

“我当年好帅啊……”

“维多利亚爵士,我可等你很久了……”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楼下,黑发中分,棕目黑瞳,消瘦的体型,头发平直,眼睛给人冷漠、深不可测的感觉,肤色蜡黄,很大的鹰钩鼻,身穿黑色的长袍和斗篷,站立在那里,好像一尊严肃的雕像。

“啊……抱歉……菲利普教授,你知道的,我就和吸血鬼一样,白天总是要休息。请你谅解一下。”维多利亚提着裙边,缓缓的走下楼梯,礼裙仍然在地上,和精贵的楼梯地砖摩擦……

“维多利亚爵士,我当然能够理解你的难处,只是我现在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找你商量。”菲利普教授严肃的像是一块板砖,他板着脸,将左手放在自己右手的手背上,俨然一位正在授课的老师。如果再拿着一根魔杖,就更像了。

维多利亚慢慢的踱步,开心的笑了一下,将礼裙放下,那礼裙犹如花苞收拢,散发清香。

“哦?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菲利普教授亲自找我?”

维多利亚打量着菲利普,菲利普的眼神静如止水,一睁一闭,也是浓眉坦荡。

“听闻内务府下达了对于我院两位学生的通缉令。”菲利普教授的眼神跟着维多利亚的位置平移,只见维多利亚慢慢的走到门口,将门慢慢的打开。

一阵穿堂风吹起她的裙边,大风起兮,**翻腾。

“要下雨了……”维多利亚和没有听到似的,转身感受着穿堂风穿过她的胸膛。

“维多利亚爵士,你可能因为风太大,没有听见我说话。”菲利普像是介绍着什么,左手对着旁边的维多利亚道:“您下达的通缉令,对于我们的学生来说,是一种极致的侮辱。”

“什么?”维多利亚忽然转身,对着菲利普瞪眼:“侮辱……我可是头一次听说,菲利普教授,我是听错了吗?”

“维多利亚爵士,你没有听错,经过我和所有教授一同做出的决定,我们已经将杰克·尼曼。”菲利普淡定的严厉的,像是喊了一个如山般重的名字,他还小侧着头,慢慢的凑近维多利亚,让维多利亚听的清楚:“艾瑞卡·尼曼授予了芙兰皇家学院荣誉魔法师称号。现在他们的荣辱归于魔法部。而不是内务府。所以,通缉令,皆是侮辱。”

菲利普看着维多利亚,就像是看着一个小孩子。

他棕色的瞳眸里那个身穿红色礼裙的女孩子惊讶的看着他,满脸的震惊,而他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嘴角,回应维多利亚的震惊。

随后,他又说道:“我们一般把这种特殊的状况解释为临时授勋,当然对于维多利亚爵士而言,可能并不是很明白临时授勋的价值。”

“为什么?你们根本不讲道理嘛!”

维多利亚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难得的收不回刚刚的震惊,还是挎着脸来瞪菲利普,她是直眉鹅凸额,就像是一只昂起头来的大母鹅,盯着菲利普,非要一个解释,不然就啄他。

“维多利亚爵士,请你放心,我们的授勋仪式绝对符合规定,符合法律,符合要求,并且,早于你发布通缉令的时间。”

“我昨天晚上八点签署的通缉令。”维多利亚大母鹅昂着脖子就要啄下来,而菲利普教授被她倾过来的压迫倒了下去,但是又直立着,活像一杆芦苇被风倾倒,大风吹着他们的时候衣服,将红与黑交织在一起。

“很抱歉,维多利亚爵士,我们昨天七点五十九分钟的时候完成了授勋仪式。现在,他们两个,皆是魔法部的成员。不受内务府的法律管辖,狮心无权逮捕他们。”

“你是说……我发布的逮捕令在前一秒成为了一纸空文?”维多利亚站好,甩了一下自己的金发,那些金发甩到了自己的胸前,风又把它们吹到她的身后。

“请不要沮丧,维多利亚的公爵,既然他们已经属于了魔法部,自然不再受内务府管辖,您签署的逮捕令依然有效,您不用担心。”菲利普教授笑着点了一下头,皆是皮笑肉不笑的弹了一下嘴唇:“他如果犯了错,魔法部自然会严惩他们,如果我们魔法部收回他们的荣誉魔法师称号,您的逮捕令自然可以生效,继而逮捕他们。”

“好啊……真是厉害……我没想到魔法部会来这一手……魔法部真是有通天的本事了。”

维多利亚哼了一口气,继而难过的打开了门,让风整个灌进大厅,大厅内的一切,好像都在沐浴着这狂风的洗礼,摇摇欲坠,却都是不倒。

“我知道了,菲利普教授,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回去了。”

维多利亚扭了一下脖子,放松了肩膀,轻轻的捏着自己手上的肉。

她面露愁容,不过还是对着菲利普教授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还有一件事情。”菲利普教授慢慢的转身,将自己的身体面对狂风,他的**师黑袍被风吹的呼啦呼啦的响,好像是在回答。

“什么?”

维多利亚看着菲利普教授的嘴巴在动,确实无法听见他所说的话。“菲利普教授,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完了,维多利亚爵士,这件事情虽然不大,但是对于我们魔法部来说,还是极为重要的。不过,这件事情如果你没有异议,我们会经由魔法部之手来进行处理。”

菲利普教授并没有回答维多利亚,看着她疑惑的脸,用手拉着自己的大黑袍一个转身,便迈出了维多利亚庄园的大厅。

“喂……你这……我根本没有听清啊……喂!”维多利亚就像是被耍了一样,楞在原地,看着菲利普教授离开……

“什么啊……”维多利亚挠了挠自己的头,用手卷着自己一小撮头发,拉直了,叹了口气:“真是服了你们了……净添乱……”

随后,她很正式的将手举在自己右肩位置,拍了拍,发出啪啪的声响。

她看着已经到达庄园门口的菲利普,狂风吹着菲利普教授的长直发,他高大的背影隐没在**师的黑袍之中。

“母亲……”爱丽丝喊了一声维多利亚,从地面上缓缓的上升而隐隐出现。

“爱丽丝,你看一看派洛斯回来了没有……我想见一见他。”维多利亚看着菲利普教授的黑袍被风吹的翻浪而起,菲利普教授也像是知道自己被注视一样,转身,那棕色的眼睛泛光,就像是沉寂的孤狼之眼灼烧着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眼眸紧扣,颇有些不悦。

“没有的,母亲。”爱丽丝的幻影静静的待在维多利亚的身后,注视着自己母亲被风吹的杂乱的金丝长发:“派洛斯先生还在与那人缠斗。如果不出意外,想必还是需要极多的时日。”

“也就是说,不是派洛斯求的情?”

维多利亚看着菲利普教授消失,缓缓的抬起头来,扭了一下脖子,让自己清醒,继而严厉的看着窗外的黑云。

“并不是派洛斯先生。”

“那还会有谁?出面魔法部……解决这件事情?”

“邓布利多校长……”

“菲利普教授就是你们的菲利普·邓布利多校长……只不过你们校长来见我,总是以菲利普教授的名字而已。”

“难怪菲利普教授和邓布利多校长如此相似。”

“他们就是一个人……只不过工作需要罢了……”维多利亚转身去看爱丽丝,看着爱丽丝凝成的黑影丝毫不被风所动,竟然有一些笑意:“谁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知道长羽枫真实身份的人越来越多了,事情也就越来越有趣了……”

“母亲……”爱丽丝觉得自己的母亲计划被打乱,有着担心的看着她,只是这个黑影根本面无表情,无法流露出难过。

“啊……爱丽丝,好女儿,我竟然胖了好多……这件衣服都要穿不下了……我必须得好好控制饮食了……”维多利亚岔开了话题,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有一个礼服的小夹板,让维多利亚的身材,苗条而纤细。

“母亲并不需要控制饮食,这样子吃正符合人间女子的健康,母亲吃的开心便好。”

爱丽丝的影子开始有些虚幻,好像说完这句话随时便会消失一样。

“那可不行……这代表我的力量已经无法经由我的手来控制了……说明……我老咯……我活的也够久了……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快点出现一个让我可以成功退位的大能吧……我好有个台阶下……他们真要把我逼急了,我自己就将这个维多利亚庄园一把火烧了,回到【天上】去……”维多利亚扭了一下自己的腰,她的衣服让她的身材形姿就没有变过,但是穿衣服的时候就知道她现在的腰还是比较勉强塞进这个有夹板的礼裙。

这礼裙又红又亮,犹如一朵在阳光下起舞的玫瑰。

“我能不能功成身退,就靠那小子了。”维多利亚点着脚尖,轻快的跳到墙壁上自己的画像前,陶醉起来:“如果我要是有以前这么帅气,我就一定有魄力一点,直接再发动一次血统战争洗牌了……奈何,奈何……”

她忽然的伤感起来,叹息道:“像我这种老妖婆……也就只能退居在后方了,年轻人的事情自有年轻人的方法……我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她想要去看爱丽丝,却只能看到爱丽丝的残影,爱丽丝已经远去了……她现在,真的伤感了起来……

“我要是,再对你们好一点就好了……现在落得个孤家寡人的地位,也没有人给我台阶下……真是苦啊……苦啊……”

维多利亚女公爵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狂风肆虐……她将自己的头发扎起来……缓缓的,打了一个……嗝……

这个嗝很轻,也很小,甚至是很干净,一下子便无了……

“看来,还是吃的太多了啊……我这叫做化悲伤为食欲么……真是残忍啊……对于自己……”

父亲……

“哈,还是算了吧……我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比较好……反正我也活的够久了……孤家寡人一个,我也没有任何想要追求的东西了……”

维多利亚自言自语的厉害,看着乌云密布,落下毛毛雨来……

飘飘零零的雨点从天上,晃悠悠的被风挂着,吹落在她的脸上……

忽而的有一道雷……

父亲……

你还好吗?

父亲……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一千年嘛……

还是更久……

那道雷,好像将乌云劈散……又聚拢。

云卷云舒,风不轻,云不淡……

我到底,在追求着什么呢……

我的父亲……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