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派解说app名优馆

;r /

战争不是多么稀罕的东西,虽然林小哥儿从没真正见过,但这只是因为他不想凑过去。;r /

;r /

东神州是多元宇宙世界中少有的太平地方,修士的争端仅限于修士,凡人的征伐,也仅限于凡人,比起很多地方怪物横行天灾瞎胡闹,东神州确实算得上太平。;r /

;r /

然而即便是东神州,也没有一天不打仗的时候,其中动乱的雷州更是如此。;r /

;r /

战争距离林天赐其实很近,就比如赛维亚拉那个位面。;r /

;r /

林小哥儿连着两次去赛维亚拉都没有碰到战争,这只是单纯的没有关注,事实上他第一次到赛维亚拉的时候,看到大街上行人稀少冷清就是因为作战不利,邻国都快要打到作为首都的诺尔德哈兰了,而第二次去的时候战况确实有所好转,但也没有脱离灭国之忧。;r /

;r /

梅丽曾经跟林小哥儿提过,赛维亚拉的世界地图如同彩色玻璃板,各个小国之间纵横交错,乱的一批。;r /

粉嫩少女大秀粉艳身影

;r /

所以穿越去其他的位面,会碰上战争并不稀奇,甚至可以说林天赐到现在才碰到真正的战争,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强运了。;r /

;r /

沿着巷子的一侧避开坑坑洼洼的泥潭前进,绕过一个小弯,就能看到出口。;r /

;r /

快走几步,林天赐便来到大街上。;r /

;r /

他出现的地方似乎是一条还算宽敞的城市主干道,比起小巷内的脏乱差,大街上要整洁不少。;r /

;r /

当然,这个整洁是正对而言的。;r /

;r /

因为视野变得开阔的了,林天赐能清楚的看到战争留下的伤痕。;r /

;r /

周围使用石质的房子还好,大多都比较完整,只有少数几个倒霉一些的,似乎是被投石车投射的滚石砸翻,而一些木质的建筑则现在还呼呼的冒着黑烟。;r /

;r /

朝更远的地方望去,这种情况屡见不鲜。;r /

;r /

残存的人哭喊着将亲人的尸体从废墟中挖出来,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仿佛跗骨之蛆,若有若无的钻入耳朵。;r /

;r /

甚至仔细看的话甚至能找到街道两侧散落着着死者的遗体,他们有的死于流矢,有的被建筑碎片砸死,也有的被烧成了焦炭,就静静的被压在废墟之中,无人问津。;r /

;r /

血腥气,焦糊味儿,哭声混杂在一起,仿佛有一个可怕的幽灵贴在你耳边若有若无的漂浮。;r /

;r /

这就是战争的味道。;r /

;r /

残酷的鏖战只稍稍对林天赐露出了冰山一角,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更多的惨剧正在发生。;r /

;r /

赛莉曾经说过,你们人类最喜欢作大死。;r /

;r /

——总觉得,确实是无法反驳。;r /

;r /

朝左侧看,视线能顺着宽敞的街道直通城门,有些破损的城墙和伤痕累累的防御建筑,例如箭塔等。;r /

;r /

不过更多的,还是城中各处升起仍未熄灭的黑烟。;r /

;r /

若是再往更远处看,视野的尽头能看到一座横在那儿的山脉,通体呈现出死一样的灰白色,但在山脉顶端,则覆盖有一条湛蓝色的冰川。;r /

;r /

它就像一顶超大的帽子,直接扣在山脉上面,徐徐凉风从冰川上飘来,有些秋高气爽的感觉。;r /

;r /

虽然依旧无法吹走战争的阴霾就是了。;r /

;r /

而朝右侧看……;r /

;r /

“闪开!闪开!”;r /

;r /

一群叫嚷着的士兵驱散在街上痛哭的民众,策马在街道上狂奔,显然一点都没有顾忌会不会撞到人,他们会高声提醒,仅仅是因为如果撞到人,会耽误时间罢了。;r /

;r /

马蹄踩过石板路,如雷声也如暴雨般隆隆作响,才刚刚走出小巷的林天赐不得不再退回去。;r /

;r /

目测是一批大约500多人的骑兵队伍,带着一溜烟尘朝城门的方向去了。;r /

;r /

很不幸,种种迹象都表明林天赐被卷入了战争,而且这场仗恐怕还没打完。;r /

;r /

战争固然是残酷的,林小哥儿也确实对周围的难民有一些恻隐之心,但他穿越来不是当救世主的,而是来找极蓝辉星体的碎片。;r /

;r /

说的更严重一些,假如邪修真的卷土重来,东神州的情况不会比眼前的好多少,甚至更差。;r /

;r /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r /

;r /

林小哥儿没没办法救所有人,他还没那么伟大,也没有那么强。;r /

;r /

定了定神,他开始考虑怎么在这个位面开始行动,在此之前必须先找一个合适的落脚点。;r /

;r /

寻找碎片这事儿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三界门的穿越有很大误差,最少一座城市的范围内,最大……;r /

;r /

还是别想最大的事儿了。;r /

;r /

其次,林小哥儿还需要稳定可靠的情报来源,比如是否有人看到‘流星天降’,实在不行林天赐就只能挨家挨户的找珠宝店问问看了,话说这种情况下珠宝店还会不会开门营业都是另一个问题。;r /

;r /

被卷入战争当中,这对寻回工作是十分不利的,因为兵荒马乱,情报很难收集,加上极蓝辉星体的碎片看起来是一块纯度很高的蓝水晶,没准会被当成宝物或军事资金给劫掠走,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r /

;r /

不过摆在这两件事之前,还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r /

;r /

战争当中,还以旅行者的身份出现很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万一被人当成间谍,那可就没地方说理去了。;r /

;r /

毕竟哪有旅行者会专门往打仗的地方跑?通常都是避之不及才对。他需要一个行动起来不会受限,最起码不会被当成间谍抓紧大牢里捡肥皂的新身份。;r /

;r /

那么,有什么人在交战的国度当中行动不会受限,反而会受到优待的吗?;r /

;r /

林天赐稍稍想了想,退回小巷当中,没多久他再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个斜背着的药箱。;r /

;r /

这玩意儿是他回神符山以后专门找人定做的,里面塞满了常备药物,也有大夫用的金针火罐甚至是锋利的小刀等物。;r /

;r /

林天赐的医术成绩在几个小伙伴当中属于倒数的,除了吴大壮,就他最惨。论水平都不见得比东神州的一般大夫好。;r /

;r /

但东神州的医疗水平在多元宇宙世界中已经算牛逼的了,很多位面都对大夫十分友好,毕竟物以稀为贵嘛。;r /

;r /

加上之前在妖精之国的成功经验,林天赐才准备了这个药箱,以旅行医师的身份行动最起码会受到老百姓的优待,也可以借着看病的名义收集有关于极蓝辉星体的情报,算是一举数得。;r /

;r /

有了新身份,他现在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找落脚点和收集情报。;r /

;r /

沿着大路走不远,林天赐看到一家还在营业的酒馆。;r /

;r /

那是一个二楼的建筑,看上去应该提供食宿,他打算租个房间,顺便在酒馆中打探打探情报。;r /

;r /

酒馆大门发出曾经被粗暴对待的呻吟,林天赐听着耳朵发酸的吱呀声走入酒馆内。;r /

;r /

正常情况下,酒馆中一般会挤满了人,喝酒谈笑的声音能让第一次进来的人耳朵嗡嗡作响。;r /

;r /

然而林天赐进来的这家酒馆并没有往日的喧嚣,有的只是一地狼藉。;r /

;r /

很多吃完或没吃的食物和餐盘被丢在地上,各种食物与酒水的碎屑撒的满地都是,仿佛这里刚刚举行过一场狂欢。;r /

;r /

应该是酒吧老板的人站在柜台后面,看着满地的狼藉连连叹气,当大门发出声音的时候,那老板还打了个哆嗦,随即发现林小哥儿进来,才终于安心。;r /

;r /

“旅行者?你没看到灰脊城正在打仗吗?”;r /

;r /

林小哥儿才知道这地方叫灰脊城。;r /

;r /

他走到吧台前,随口忽悠着自己是个大夫,为了磨练医术才在世界各地到处走。所以看到打仗,才会主动过来看有没有伤员需要救治。;r /

;r /

这番理由似乎说通了酒吧老板,或者他本来也没有怎么在意吧。;r /

;r /

“喝点什么?”;r /

;r /

林小哥儿看了看酒吧老板背后的酒水架,那上面的标签他一个字都不认识……;r /

;r /

于是只好来了一句随意。;r /

;r /

酒吧老板随手给他倒了一杯琥珀色的苹果白兰地,这种酒以苹果汁发酵,在进行蒸馏,最少放入需要在橡木桶中储存至少三年以上。所以酒香带有橡木的味道,且是真正的高度酒。;r /

;r /

——这老板该不会打算卖一杯高价吧?;r /

;r /

林小哥儿也没有太在意,他抿了一口问;r /

;r /

“这是怎么回事?”;r /

;r /

他指了指满地的狼藉。;r /

;r /

酒吧老板更是叹了一大口气;r /

;r /

“还不是那些,昨晚城墙遭到攻击,今天早上敌军才被打退,于是这帮劫后余生的小军官就带着人来我这儿胡闹。”;r /

;r /

听起来,老板好像很不待见他们。;r /

;r /

军人保家卫国,打了胜仗到酒馆放松一下很正常,再说了,他们也是为了城里的老百姓打仗,如果真的被攻破,城里人会有什么下场不言而喻。;r /

;r /

酒吧老板不至于这么不待见他们吧?还是说没给钱?;r /

;r /

这事儿稍稍有点古怪,不过林天赐并未直接问,那显得太突兀了,而是转弯抹角的旁敲侧击,总算断断续续的从酒吧老板嘴里听到了貌。;r /

;r /

原来这些士兵,其实也算‘乱军’。;r /

;r /

换句话说他们也是攻占了这座城市之后进驻这里的士兵,本就做了不少坏事。而当另一波人打过来,他们只留下极少的部队,并强行征兆大量平民上城墙,让敌军投鼠忌器拖时间,大部队则从侧后出城来了招直捣黄龙。;r /

;r /

且不说战法高明与否,这帮士兵在当地老百姓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