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逼乱伦网

仰啸堂中,诸多武林人士仍旧起着哄,让说书人继续说。

但白袍道人立于柜台之外,长枪杵地,却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异样。

甚至于几个小二来去匆匆,从他身边走过,都没有发现他。

铁山捕头出身,观察力十分敏锐,一下便发现了不对。

心下不禁骇然。

这又是什么武功?

“这几个月来没什么事情吧?”

安奇生微微一笑。

“却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您曾经指点过做菜的几个厨子,死了两个,我已为他们安葬,报了仇。”

铁山起身,看了一眼恍若未觉的众人,缓缓道:

“杀他们的,是南梁大户人家下面的管事……..”

铁山叹了口气。

秋日里的大眼美女生活照

世间从来人吃人,大鱼吃小鱼,大户吃小户,小户吃绝户,从来如此。

没有足够的力量,给你万贯家财,也守护不住。

“看来他们没有听我的。”

安奇生笑容消失,微微摇头:

“将他们家小照拂好吧。”

关闭仰啸堂之时,他已经将一众厨子小二安置好,若自己不出来卖弄自然不会有人找得到他们。

可惜……

安奇生随手掏出一些一叠银票:“我准备修一间道观。”

“这么多?”

铁山瞥了一眼那面额最小千两的厚厚银票,不由的心头一震:

“道长是要开宗立派了?却不知要在何处?”

“原本在哪里,如今仍在哪里。”

安奇生看了一眼酒楼中忙碌奔跑的小和尚六明,这小和尚骑乘蛟龙而来,却是被他安置在了仰啸堂。

“黑山?”

铁山微微一愣。

以安奇生如今的武功修为,大可选天下名山开宗立派,黑山高不过百丈,虽然背靠华衍山脉,但却着实不算什么好地方,比之蛇王山还不如。

他能猜测到安奇生可能会开宗立派,但选择这里开宗立派,倒是让他都没有想到。

“山不在高,水不在深。”

安奇生却不在意。

“不错,山不在高。”

铁山不由点头。

以安奇生此时的武功修为,无论选在哪里开宗立派,都绝不缺拜师学艺者。

“只是,如今天寒地冻,想找人修山门,只怕不容易…….”

铁山又道。

隆冬之时,又有大雪,黑山虽然不到百丈高,但到底是山,想要修山门,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的。

“这些钱,是让你买一些原料,并非请人修建山门所需。”

不想,安奇生却只是摇头。

天寒地冻,寻一些普通人登山建道观,那是杀人,他自然不会为之。

虽然,只要有钱,这天下多得是不怕死的普通人。

“那道长的意思是…….”

铁山皱眉。

安奇生淡淡一笑,扫视了一眼酒楼之中的诸多坦胸露背的江湖豪客:

“冬日空闲,这些朋友远道而来,想来也不在意搭把手。”

铁山看了一眼大堂之中觥筹交错,嬉笑怒骂的一众武林人士,心中不由为他们感觉到悲惨。

习武之人,也不是都不怕冷的……..

………

大日初升,天地间一片萧瑟。

寒风呼啸,雪花纷纷洒洒。

而王权山上,却热火朝天,数千人影穿行在风雪之中,奔走在已经重新铺彻整齐的山道之上。

或有人肩抗巨木,踏步如飞,或有人抬着千斤巨石,直奔山上。

而山下,更是车马如龙,不知多少马车在风雪之中运送货物。

“老头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有押送货物的商人看着王权山上密密麻麻的人影,以及已经初现轮廓的山门,不由的心有感叹。

武林中人身怀内力,即便算不得什么高手,两臂也有千斤之力,更不惧风寒,一人比起百人干活都要快的多。

一块千斤巨石,要运上数十丈的山顶之上,换成普通人,要耗费多少时间?

而此刻,两个人来回一趟,不过半个时辰而已!

正因如此,这才不过短短十日,这山,已经是大变样了。

“这位到底是什么人?能驯服这些桀骜不驯的武林中人,为其修建道观,山路?”

有年轻人紧了紧衣衫,小脸泛白。

“不知道,这些武林人士守口如瓶,只怕是个不得了的高手。”

那老者摇摇头。

不止是这爷孙两人,其他运送各种货物的车队之上众人,也皆是咂舌不已。

这样的效率,堪称无敌了。

便是有人曾经参与过朝廷修建城池的大工匠,也没有见过这般效率的。

呼呼~

王权山巅,风雪呼啸。

但出乎山下之人的预料,风雪之中的山巅,却没有想象中的寒冷,甚至于,连积雪都不曾存下。

一旦走到山巅,更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一众武林人士在渐渐成型的道观山门中忙碌不堪,一个个汗流浃背。

他们一边忙碌,一边充满敬畏的看向山崖边缘处,云雾之中并肩而立的两人,准确说,是那位白袍道人。

在他们眼中,这道人宛如一轮大日在燃烧,滚滚热浪自他身上扩散开来,炙烤的整个山巅宛如夏日一般,冰消雪融。

更让他们震撼的是。

那热浪之中,好似散发着一种极为奇异的气场,极大的缓解了他们的疲惫,甚至于,让他们有增益体力的功效。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操劳十日,他们只觉自己无论是内力,还是体魄,都有了不小的长进。

“早知兄长有此手段,我也不必如此匆匆而来了。”

俯瞰满山人影,云海天微微感叹。

他自中州率诸弟子门人前来,便是为了帮安奇生修建山门,不过,来了之后才发现,似乎自己没有多大用武之地。

“云兄说的哪里话?”

安奇生负手而立,闻言微微摇头:“这些乌合之众,如何比得上云兄弟子们?”

安奇生说的不是假话。

当世之中,论起修建城池,堤坝,水利等建筑,自然是大丰朝廷第一,开山铺路,却是皇觉寺第一,侠义门虽然比不上这两者。

但偌大侠义门,本来就是云海天率领他的弟子门人数十年如一日开辟出来的,自然经验丰富。

前后不过十日,山门便初见轮廓,其中自然有他们的功劳。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安奇生所修之道观,并不大。

莫说与皇觉寺的山门相比,比之侠义门也差的远。

“能有些用处就好。”

云海天笑了笑,看向安奇生,微微有些艳羡:

“兄长已经融兵入体,只差熟悉灵性便可阴神出窍了吧。”

在他的感应之中。

此时安奇生整个身体宛如初升之朝阳,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蓬勃活力,分明是神强横到极致的表现。

甚至于,他只是静静站立于此,气场便覆盖了整座道观。

这样的‘神’,他都感觉到震惊。

“云兄法眼无差。”

安奇生微微颔首,眸光幽深。

精气神本就是相辅相成之物,他的体魄强横无比,自然会反补灵魂,让他的‘神’日益强大。

这一点,此界所有人都不能够与他相比。

只是,他却并不想如此突破。

“神脉有阴阳两道,太阴无极与太阳无极,这两条道路相传皆可通向天人。丰都之战后,我已可随时阴神出窍,,只是,却不想如此糊里糊涂的做出选择…….”

安奇生看向云海天,缓缓道:

“云兄对神脉也有诸多理解,应当知晓,人‘神’本有阴阳之分,阴之中永远藏有一点真阳,阳之中也永远藏着一点真阴!

阴神出窍经受雷霆洗礼,其本身便是要洗去其一,以阴神硬抗雷霆洗礼,因雷霆至阳,一旦洗涤,真阴便被排出,真阳被点燃,这条路,被称之为太阳无极,或者至阳无极。

而以神兵引动雷霆,因有神兵护持,洗涤不得彻底,反而人神之中阴大过阳,以阴驱阳,点燃真阴,这便是太阴无极,或者说至阴无极。

这两条路,的确没有高下。只是一般人没得选,自然选择太阴无极之路。”

“太阴无极与太阳无极…….”

云海天心头震动,面色就是一变:

“兄长难道是想走太阳无极的道路?”

“云兄以为如何?”

安奇生微微一笑。

他的‘神’日益增长,远远未到极限,未必便不可能硬抗雷霆洗礼。

这一过程对他人来说,只有一次选择机会。

而身怀入梦之能,他可以一次次尝试,千次万次尝试,危险远远没有云海天想象的那么大。

“太阴太阳无有高低,兄长走太阴之道十拿九稳,又何必冒此巨险走太阳之道?”

云海天摆摆手,十分不赞同。

以阴神承受雷霆洗礼,可比以神兵避劫要危险的太多了。

前者一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而后者纵然失败,也不过如他一般‘神’受创,止步神脉,不至于身死魂灭。

若是太阳至极强于太阴至极,也就罢了,还能说安奇生是为了追寻更强的力量,但两者根本无有高下之分,又何必冒着身死魂灭的危险,强走太阳之道?

“自然不是。”

安奇生微微摇头:

“正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又何必强分什么太阴太阳呢?”

“一阴一阳谓之道…….”

云海天咀嚼着这句从未听说过的话语,心中微微震荡:

“兄长之意是…..”

“阴阳合一。”

安奇生眺望云海翻滚,神色恬静:

“是为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