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有app容乃大海纳百川

‘这如何可能……’

张龙伏心神摇曳,几乎无法自已。

他只是中人之资罢了,用天师府的话来说,不过百万里挑一,放于一城一地或许也算豪杰。

可幽州一地,人口已逾百亿,西北又有九州,大周帝庭统辖七十二道,南瞻有着三大帝朝,其余势力也比比皆是。

天下,又有四洲,四洲之地,仅四海十一而已,而天,又有六重…….

天地,太过浩瀚。

放眼天下,如他这般人太多太多了,与真正的豪杰相比,太过渺小和微不足道了。

更无法与能够在岁月之中留下自己印记的诸代天师相比了……

但他数万载修持八卦奇门,不会认错神通气息,更不会认错人,也绝不可能认错人。

可……

张龙伏心神恍惚,他分明记得清楚,自己拜入山门之时,祖师堂前,那人曾望向堂前最高处的画像,说祖师并不在这一界…….

“张龙伏…….”

可爱少女光井爱纯美私照秀出水嫩肌肤

眸光自回忆之中剥离,再看向张龙伏,安奇生的眸子越发漠然。

诸多化身传递之讯息自然不会让他立地成圣,可却足以弥补他自斩元神之缺憾,此时他神意完满。

三心蓝灵童尚要一点点搜寻其记忆,可他念动之间,面前之人的一生轨迹已在他面前无比清晰的映彻了出来。

天地之间,多的是天赋异禀,悟性绝伦,钟天地之灵秀而诞生的天骄人杰,可更多的,还是普罗大众,芸芸众生。

张龙伏心比天高,可终归时运不济,若非自己点破吕道人,他甚至连施展天刃七杀逆命术的可能都没有,无声无息就会死在那位大周太子的手中。

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然不是苦修所能弥补的了……

“祖,祖师……”

感受着身上如山般重的目光,张龙伏心中酸涩涌起,却又不甘就这般束手低头:

“不,我已为诸葛扫地出门,早已非天师府门人!”

说到最后,张龙伏猛然抬头,充血的眸子之中尽是狰狞桀骜:“你,要杀要剐,随你便是!”

“你对你师尊成见似乎颇深。”

张龙伏语气之中不加掩饰的仇恨,安奇生自然感觉的到。

“不错!”

似被刺痛内心,张龙伏猛然起身:“那诸葛匹夫不当人子!既嫌弃我资质浅薄为何收下我?!

既已收下我,又为何弃我如弃敝履?!”

“诸葛承其师法,却又另辟蹊径,以八卦合地脉天星,将数算一道推演到极端高深的地步,单论演算,比之其师,或许还要稍胜……”

#送# .【】,看热门神作,抽!

安奇生微微摇头,心中喟叹:

“如此人物,收徒也罢,做事也好,又哪里有收了又弃的道理?”

大夏一朝,天师三代。

除却惊鸿一瞥即消失的‘萨天师’之外,大夏天师府一共也只诸葛一人可称天师而已。

他以太极开八卦,合地脉天星,独走数算之道,曾走遍四洲四海,梳理山川运势,大地脉络,平山川,开海河,定江河路数,使天下江河不能轻易改道。

甚至可以在大夏崩灭之前夕逆天功成,为一国延寿万载。

更崩了后世大一统帝朝气数,使得该要出现的大一统王朝跌为三大帝庭,影响之深远,直至今日。

这一点从如今的‘诸葛门人’仍被龙行易这般人记恨就可见一斑。

他自然不会无道理收下一个弟子,又寻个理由逐出门墙,之所以如此,不外乎是看到自己‘满门皆灭,血脉尽绝’的一日罢了。

“…….蟠龙棍下,显圣仍难逃,就凭一头将将法身的驴子,就能救得你的命吗?”

话至此处,安奇生不再多言。

在他面前,张龙伏却已然大汗淋漓,眉眼间尽是惊惧,怀疑,不可置信:“……不,不会,不会……他,他怎么会是为了救我……我的资质微末,悟性低下,命数卑贱…..”

如同触及了内心最为恐惧的东西,张龙伏声音沙哑,几不能开声。

他剧烈的反抗,抨击这个可能,可……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张龙伏低头嘶吼,乱发扑面,突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为什么,为什么……”

“人人都道诸葛天纵之资,可谁又知道,他最初也仅仅是个资质平平的寻常少年…….”

云雾微风之中,安奇生负手而立,眸光平淡:“可他大概也没有算到,他自己独一无二,看中的弟子,却并不是第二个他,只是个数万年只会自怨自艾的…….”

人算,不如天算。

再高明的数算之术,终归算不尽一切变化,圣人不能,诸葛,亦不能。

不过,终归不是完全无用。

“哈,哈哈哈!”

张龙伏身子一颤,惨笑出声,涕泪横流:“废物,我是废物……”

万念俱灰。

张龙伏只觉面前道人的话字字诛心,每一个字都似比那大周太子龙行易的敕令还要令他惊惧。

几句话而已,他几乎已然卷缩成一团,近乎崩溃。

“不要说了……”

低声呜咽声中,张龙伏神情恍惚,几近崩溃,安奇生却已不再多言其他,随手一抬,向着张龙伏按去:

“你不配学我的法!”

“等,祖师!”

感受到充斥灵魂的黑暗滚滚而来,张龙伏猛然抬头,尽是血泪的红眸之中首次出现了哀求:

“我,我还有后手,容我为师尊报仇后再来领死!我……将功赎罪……”

啪!

呻吟之声戛然而止,五指盖住乱发,五色一闪之间,张龙伏面色顿时灰败至极,只觉一身功果尽成飞灰。

眨眼而已,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祖师,为什么……”

张龙伏脸色惨淡,望着身前的道人,心中苦涩疑惑。

似在疑惑他为何救了自己,告诉自己这些之后,又要杀了自己。

“功是功,过是过,两者从来没有相抵的道理……我救你,只是因为…..”

安奇生微微摇头,语气之中却并没有因为毙杀了自己于此界唯一一个门人而有丝毫波动:

“我的人,自有我来杀。”

万载修道,诸界行走,安奇生经历了太多,见到了太多,超凡之路,多有崎岖诱惑。

一切平衡,唯系于一心而已。

安奇生行事自有准则,善恶存乎于心,自不可能因为自己的门人,而网开一面。

这是他的法,也是他的理,作用于外,更作用于内。

己心不正,如何正天地人心。

“……祖师。”

张龙伏彻底闭目,一身气息随其一头磕在地上而彻底消失,归于寂灭:“我……老师……愧对……”

呼~

微风拂过山川,张龙伏身躯一颤,化作齑粉消失在天地之间,点点落地,也直接消失在灰尘泥泞之中。

“今生做多错多,若有来生……”

安奇生凝望长空,心中终归有着波澜。

人非草木,他不曾断情绝欲,七情从不离心,可终归有些东西,是超乎欲、情的。

家规可改,王法可易,唯修行者心中的准则,不能够有丝毫动摇。

这是道心,也是本根。

失则万道空,万法无,境界坠而神魂散,万劫不复。

“怪物先生…….”

全程目睹了这一切的三心蓝灵童不知为何,心中突然不寒而栗,忍不住低声道:

“若,若我也…….”

‘也做了恶事,你会不会……’

后半句,三心蓝灵童不知为何没有说出口,只是心中敬畏更深。

“你要说什么?”

安奇生反问一句。

“没……”

三心蓝灵童吞咽口水,默默将那半句话咽了下去,只是却有一个念头被它死死按在心海之中。

‘怪物先生,不像人了,不像是人了,比我还不像是一个人……’

呼~

淡淡的瞥了一眼神色严肃的蓝皮小怪物,安奇生缓缓抬首,有着五色交织的手掌于虚空之中轻轻一抓。

过罚,功亦要赏。

嗡~

虚空微颤间,安奇生已收回手掌,只是自飘散无影的灰烬之中,捕捉到了一丝唯他可见的细微道线。

这,是天师府留于此界唯一的痕迹了。

“还好……”

捏着这一缕道线,安奇生微微点头。

若无这一缕道线,此界天师府的人就再无任何痕迹,但既然有,那么,就该有一线生机才是。

皇天界灵机充沛,道蕴深沉,万物留存于天地之间的痕迹,也能够维持的更久。

嗡~

心念一动间,安奇生将这一缕道线按在眉心之上。

这一刹那,他已然恢复旧观的元神极尽攀升,精神似无极限版攀升,冥合万物,烛照六天。

恍惚之间,如立云海高天,垂眸俯瞰苍茫天地,诸天诸地的神王。

武道修行,有千里锁魂之说,仙道修行,也有气机一缕,万里诛杀之神通,佛道之中更有心心相印,天涯海角一线牵的说法。

但安奇生此时所用,却非以上任何一种。

更类似于传说之中,可以洞彻诸界的‘法眼’!

就如此时,他的眼中,再度望见了那充斥一切有无,无尽繁复的道线,无边众生,皆为道线所穿,皆在无形罗网之中。

过去、现在、未来,无不包涵在内。

“嗡~”

安奇生心神空冥,以这一缕道线遍观天地,似许久,又似是刹那,他方才缓缓睁开眼。

平静的眸子之中泛起一抹惊讶:

“我这后辈,的确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