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爱就是要做出来app

傲雪掌这门功夫的效果确实十分歹毒,对修士来说,一发下去打正了能直接废掉修士的千年修为,即便不死,在余生中也会饱受寒毒之苦。

是故雪梅夫妇在秘籍上强调了好几次,用之必须慎而又慎,一旦落入心术不正的家伙手里,可比臭名昭著的毒功还可怕。

不过用它对付邪教徒就很好用了。

这些恶魔崇拜者接受过恶魔力量的改造,**和忍耐痛苦的能力都远超普通人,单纯的老虎凳辣椒水对他们来说用处不大。

可傲雪掌的寒冷,是从骨子里一点点朝外面扩散,林天赐把手放在邪教徒身上,后者就感觉像是从内部一点点被冻成了冰晶。

这种感觉,其实比千刀万剐还难受,强烈的骨痛,酸痛,如同刀割般的寒冷,全都逼迫着他们像恶魔多过于人的神经。

别说恶魔崇拜者,这一招即便放在恶魔身上,后者也大概会给跪。

林天赐很少会用傲雪掌的恶毒特性对付别人,应该说仔细算起来,只真正对刘安这么干过,当时在气头上,自然也没有多考虑什么。

而对这帮邪教徒,根本不需要手下留情,将一整个村庄的男女老少拉去血祭这种事他们可没少干,送去炮烙都觉得不解恨。

毕竟恶魔在凡人世界组建的邪教虽然都有各自不同的喜好和目的,但拿活人血祭获取灵魂这种事情恶魔都会做。

同一个问题,林天赐要反复逼问四五遍,几次过后,就连齐家瑞都有点不忍心看了,林天赐才用法力震碎心脉,给他们来个痛快的。

主要问题,自然还是这帮邪教徒到底有多少人。

蕾丝女神桃花树下清新淡雅写真

不过比较可惜,林天赐他们抓到的这两个舌头属于相当底层的人员,知道的事情并不多,他们只知道这个据点内有八个人,而且也仅仅只是放在乌鸦堡的一个小型联络点。

仅仅只有八个人当然不可能搞事情,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大部队可能躲在城外的其他地方,这部分就根本问不出来了。

想想也对,如果是邪教中的高层,恶魔也舍不得让那些人干脆恶魔化? 因为他们保持一副人样在凡人世界活动更加有利。

换句话说? 两人抓到的不过是个冲锋陷阵的炮灰。

最有用的情报,就是确认了这帮邪教徒确实跟吸血鬼结盟了。

大概在林天赐和齐家瑞来之前一两个小时,吸血鬼一方派了代表过来商谈? 太具体的情况这两个炮灰并不清楚? 但考虑到学院交流赛结束后参赛选手会以最快的速度各回各家,尤弥尔和托尔兹更是在完全相反的方向? 他们既然结盟? 就说明肯定打算在交流赛举办的期间动手,而不是在回程的路上。

至于吸血鬼那边的事情? 这两个家伙更是一问三不知,他们连自己到底有多少人都不知道,更别说吸血鬼了。

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双方结盟? 且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 甚至有不低的把握能成。

毕竟双方都不是傻逼,成功率太低的话也不会谋划,应该说他们唯一算漏了的? 就是林天赐和齐家瑞这两个突然蹦出来的家伙。

但他们两个能不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这个不太好说。

论战力,两人在50级以下这个阶段都是佼佼者,尤其林天赐? 哪怕50级的大佬在这儿也能上去比划比划? 干掉或许比较吃力? 缠住问题不大。

可不管是吸血鬼还是恶魔那边,拿出50级以上的战斗力都不算难,尤其是凡人世界的吸血鬼,如果蹦出来血之真祖……

林天赐和齐家瑞等于是送上门的果酱面包。

可能会碰上很卧槽的对手这点概率并不低,要知道乌鸦堡本身是要塞城市,且边上就是乌鲁格拉魔法学院。

从这个位面的法师学徒就能看出来,他们的老师战斗力更是不弱,就在人家学院边上,分分钟拉出一大堆作战经验丰富的法师出来战个痛完全不是问题。

这已经是很大的一股力量了,东神州的很多门派都不见得能打赢当地的魔法学院,优势只有高端战力比他们牛逼。

情况就在这儿摆着,但吸血鬼和邪教徒哪怕没结盟的时候都有在学院交流赛期间动手的打算,而不是放在回程路上,这就说明了他们对此非常有信心。

赛莉倒是劝林天赐放心,不用想太多。

第一,林天赐签的系统契约只是尽力保护法拉她们,而不是必须,只要不咸鱼划水,即便死光了也算是完成契约拿到碎片。

第二,这件事里其实还有个被忽略了的力量。

林天赐这边,托尔兹的院长萨琳娜女士仅仅只是觉得法拉她们三个有点问题,感觉可能会惹来麻烦,具体怎么回事她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林天赐突然跑来,她都不打算在参赛名单里写上那三个姑娘的名字。

而齐家瑞那边情况完全不同。

尤弥尔魔法学院从一开始就知道爱丽榭的恶魔之女身份,甚至很大可能知道她的亲爹就是风之魔王帕祖祖,只不过没有全盘告诉齐家瑞,直到他拿着半路遇到的恶魔崇拜者的徽记找林天赐,才从赛莉嘴里得知这一事实。

一个恶魔领主的女儿,尤弥尔魔法学院如果不想惹事上身就不该收这种学生,但反过来说,爱丽榭不仅被录取了,而且在学院一呆就是八年,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这本身就代表着,尤弥尔魔法学院大概率想要用爱丽榭的恶魔之女身份搞什么事情。

简而言之,就是有利可图。

像学院交流赛这种公开的活动,根本瞒不了任何人,尤弥尔学院还把爱丽榭给派了出来,怕不是打着钓鱼执法的念头。

用爱丽榭这个饵,把崇拜帕祖祖的邪教徒钓出来,弄个一锅端,齐家瑞不过是一个保险,但也仅此而已。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林天赐是尤弥尔魔法学院的高层,他也不会把宝全压在一个外人,尤其是搞不定就拍拍屁股回家的位面旅行者身上。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尤弥尔魔法学院必然在暗处准备了一支力量,而且这支力量也当然跟当地的乌鲁格拉学院通过气,不然她们隐藏起来的这股力量会被当做图谋不轨,到时候两个学院会先打起来。

所以说,从齐家瑞和林天赐两人的角度出发,看起来就是个非常单纯且简单的保镖任务,实际上牵扯到的东西可就太多了,修士又一次稀里糊涂的被卷入了阴谋诡计当中,他们两个急的冒火,实则真正的主力,根本不是他们俩。

–‐‐——–‐‐——

出门在外需要多长个心眼儿,修士们对此确实知道,但知道跟能避开那就是两回事了。

不过既然知道当地的乌鲁格拉学院和尤弥尔魔法学院都有所准备,最大的好处就是林天赐和齐家瑞用不着费这个脑筋去琢磨,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守着需要保护人,静候事态发展即可。

也就是说,轮不到你们操心。

这一点倒也算重要,因为他们俩之前可是为了吸血鬼和邪教徒的事情伤透了脑筋,这下明白自己不过是保险,而不是主力以后,心里的压力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跟东神州的情况差不多,邪修的威胁越来越严重,叫唤的也越来越欢,但真正伤脑筋的还是师父师伯那一辈,他们这帮年轻年轻小修士用不着考虑太多,听指挥即可。

于是两人连邪教徒的尸体都没有处理,当即离开空屋出城回了庄园。

至于尸体留下会不会打草惊蛇的什么的……

反正不是我操心,打就打呗。

他们一共就离开了不到一小时,只是回去的时候需要穿过士兵的封锁,多少费了一点功夫,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事情发生。

等第二天一早,学生和老师们纷纷在教导主任的呵斥下赶紧洗漱吃点早点,随后坐着大篷车继续赶往竞技场。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过,以及要发生什么,他们心里更在意的是学院交流赛的情况。

这不仅关系到学院的声望,同时也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如果成绩太操蛋,档案里留下什么不好的评语,将来不管是进军队找工作,还是去当冒险者,都不是那么的顺利。

——感觉好现实……

同样是早上八点开幕,也同样是第一场比赛都是文科项目。

这一次比的非常简单,依旧是打靶。

比起第一天打飞盘需要高超的操控和精确,这一次的打靶则是需要更直接且纯粹的破坏力。

法师比起修士来说,虽然身体能力上差别很明显,但他们的法术不管是攻击力还是变化多端的特性,都要比修士强得多,尤其是在中低端这个段位上。

换句话说,法师们是用身体素质换取了强大无比的破坏力。

当然,考察各个学院的学生在破坏力方面的学习成果也在考核项目之一。

以上基本等于是忽悠外人的说法,法师有强大的破坏力不假,但魔法的神奇之处远远不止直接的洗地能力,按照上面得说法,你让没什么杀伤力的附魔和预言派系露出什么表情?

这个破坏力的打靶测试,显然对擅长攻防的主办方乌鲁格拉学院极为有利,毕竟人家是主办方,肯定会给自己人开小灶,基操,误6.

xiazaitxt